關於部落格
  • 39798

    累積人氣

  • 3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16《心類學顯要》分為二項的心類學

  有分為二項的心類學,是因為有:

  (一)分為「量」及「非量知」二項。

  (二)分為 「分別」及「無分別知」二項。

  (三)分為「錯亂知」及「不錯亂知」二項。

  (四)分為「意知」及「根知」二項。

  (五)分為「遮遣趨入知」及「直緣自體知」二項。

  (六)分為「心」及「心所」二項,等等。

  此等是覺知本身「相違的角度」而建立例如,量、非量知是相違;分別、無分別知是相違等等。如下,先行略說「分為二項的心類學」之六種:

  (一)分為「量」及「非量知」二項。是「認知」周遍是「量或非量知隨一」,以認知而言,若不是量則必定是非量知。此中,若不是安立為「非量知」而是「非量」,則有過難若是存在的,「自法」與「非自法」是直接相違,例如,非瓶是直接相違,若不是瓶則必定是非瓶;量非量是直接相違,若不是量則必定是非量。如是,區分心類若是安立為「非量」(無「知」字)則有過難,例如,瓶不是量,瓶是非量;柱不是量,柱是非量,但是彼等並非心類因此,安立為心類的詞句上應以「非量知」為適宜。認知可分為量非量知二種,是「認知」周遍是「量或非量知隨一」,所以,也可將「分為七項的心類歸納於此二種

  (二)分為 「分別」及「無分別知」二項。是「認知」周遍是「分別或無分別知隨一」,以認知而言,若不是分別則必定是無分別知。

  無分別、無分別知是相同意義;分別、分別知是相同意義。例如,執非瓶之分別、執非瓶之分別知是相同意義;執瓶之分別、執瓶之分別知是相同意義。藏文中有時以「རྟོག་པའི་ཤེས་པ།」(譯音:朵卑西巴),中文就是分別知,此中「ཤེས་པ།」(譯音:西巴)就是覺知;有時則是以「རྟོག་པ།」(譯音:朵巴),中文就是「分別」。此處藏文的本文是以「རྟོག་པ།」(朵巴)及「རྟོག་མེད་ཤེས་པ།」(朵沒西巴)就是「無分別」及「無分別知」。又,彼二是內在的心類,故無能成立「瓶是無分別,因為瓶不是分別」,並非如此意義。

  (三)分為「錯亂知」及「不錯亂知」二項。這是從「認知是否錯亂於顯現境」的差別而建立。是「認知」周遍是「錯亂知或無錯亂知隨一」,以認知而言,若不是錯亂知則必定是無錯亂知。由理解前文所說「以義共相為所取境的分別」與「以自相為所取境的明了」,則能容易理解此一種分類。

  (四)分為「意知」及「根知」二項。是「認知」周遍是「意知或根知隨一」,以認知而言,若不是意知則必定是根知。

  意知是依於「不共增上緣──意根」所產生的明了。心、意、識是同義,因此詞句上以「意知」較為適當,因為,由意根所產生的心王及心所皆屬於意知。意知包含心王、心所;意識則是心王。

  根知是依於「不共增上緣──具色根」所產生的明了。依於眼根而產生眼根知;依於耳根而產生耳根知;如此類推前五根知的其他,鼻根知、舌根知、身根知。又,根知包含心王、心所;根識則是心王。例如,眼知包含心王、心所;眼識則是心王。

  (五)分為「遮遣趨入知」及「成立趨入知」(有稱為:直緣自體知)二項。「遮遣趨入知」是分別知的部分,「成立趨入知」是現前的部分,這是以「有境趨入對境的顯相」而建立分類。

  諸法可分為遮遣法成立法,彼法於認知中顯現為遮遣相,彼法就是遮遣法,相對的,該認知方面就是「遮遣趨入知」;彼法於認知中顯現為成立相,彼法就是成立法,相對的,該認知方面就是「成立趨入知」。要言之,因為諸法可分為遮遣法、成立法,所以,覺知可分為「顯現遮遣相的認知」與「顯現成立相的認知」,也就是「遮遣趨入知」及「成立趨入知」二種。例如,趨入補特伽羅無我的認知是「遮遣趨入知」,因為,補特伽羅無我是無遮,故於該認知中是顯現為遮遣相——以遮除自之所遮品的方式而顯現自法的相,因此,該認知是「遮遣趨入知」。例如,以執瓶之分別知而言,因為瓶是成立法,因此,瓶於該分別知中是顯現為成立相——瓶從自境方面顯現自法的相,因此,該分別知是「成立趨入知」。此等內涵必須結合遮遣法、成立法的性相內涵而理解,可自行參考《攝類學》及其相關論述。

  (六)分為「心」及「心所」二項。因為是以「認知趨入對境的不共作用」之理而建立心王與心所,以此而言,是「認知」周遍是「心王或心所隨一」若不是心王則必定是心所;或是說,基本上,是「相應之認知」周遍是「心王或心所隨一」,因為心王與心所之間具「五種相應」;但是,若更詳細其中差別,是「認知」不周遍是「心王或心所隨一」,例如,瑜伽現前、自證現前、眼知、耳知等,彼等自法本身並不是心王,也不是心所。

  又,心、意、識是同義,彼三皆是心王,並不是心所。中文上習慣將心類都附加「心」字例如,慈心、悲心、欲求心、菩提心等等,然而必須清楚分辨心王心所,其中的慈、悲、欲求並不是心王,而是心所。又如,「分別知」包含心王及心所,「分別心」則是心王。

  再者,若有心則必定有相應的心所,因為心與心所具「五種相應」。以譬喻來說,心猶如國王,心所猶如伴隨國王的眾臣。或說為,心王猶如一輛車,心所猶如車輪、方向盤、剎車等等,車行駛時有各自的功用,聚合彼等而有車。比如,趨入瓶之眼識是心王,猶如一輛車;與彼相應的受、想等心所各有不同的功用,彼心王及相應心所是同時生起且作用,猶如車行駛一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