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172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07-14《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唯識宗-地道的建立4

  不承許阿賴耶識者主張,六處中之「意處上的無漏智種子」是「自性住種性」;若被聞等所潤發之種子則是「隨增性種性」。由於無漏智種子被各自之聞等潤發的緣故,使各乘趣入各自之道。

  隨理行唯識宗(假相唯識派)不承許「阿賴耶識」,此派主張,種性是:意處(主要是意謂第六意識)上的無漏智種子。

  (一)自性住種性:第六意識上無漏智種子不為聞等潤發之種性。

  (二)隨增性種性:第六意識上無漏智種子透由聞等潤發而增上之種性。或稱為:習所成種性。

  意處(第六意識)上的無漏智種子,遇緣堪能引生三乘隨一之證悟,彼是自性住種性。自性住種性具前說三種特質。意處上的無漏智種子透由聞等潤發而成差別的種子,彼是隨增性種性。

  如文說,由於無漏智種子被各自之聞等所潤發,各乘趣入各自之道。就是說,無漏智種子透由修學大乘法之聞等潤發而趣入大乘道;透由聞等潤發而趨入獨覺道或聲聞道,此中道理如前已說。

思辨:唯識宗所主張的「種性」,此法是如何?

  由無漏智種子(種性)能引生一切相智,但是,一切相智的前續流是心類的續流;又,種性與阿賴耶識(或第六意識)是同時存在,但是,種性不是阿賴耶識(或第六意識)。那麼,「種性」自法是如何?

  「種性」是否如同我執於識上留下我執的種子、習氣一般,「種性」是無始以來某種心類於識上所留下的種子、習氣?並非如此。種性自法是不相應行,猶如種子一般,並不是心類、習氣;但是,種性包含心類與習氣的部分。這道理就如同,無常是不相應行,但是,是無常,不一定就是不相應行,例如瓶。「種性」是識上一種具力之有為,以大乘而言,識上「具有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彼法就是種性。

  從因果的角度而言種性——無漏智種子。「第一剎那一切相智」果位的直接因是「修道所攝最後剎那十地之智」;十地由九地所引生;九地由八地所引生;如是類推,初地是由大乘加行道所引生;大乘加行道由大乘資糧道所引生;大乘資糧道由造作菩提心所引生;造作菩提心由大悲所引生;大悲由造作大悲所引生;造作大悲由思惟大悲之分別知(思慧)所引生;思惟大悲之分別知則是由聽聞大悲之分別知(聞慧)所引生;聽聞大悲之分別知是由依止善知識所引生,正所謂「道之根本是依止善知識」的意義。由此說明,無漏智種子透由聞等潤發而能引生諸善功德,後續能引生見道所攝之智、修道所攝之智,乃至引生究竟之佛果位,具有如此之力的有為,就是種性。

大悲、菩提心是種性——隨增性種性

  以中觀宗而言,未成佛之前,大慈、大悲、菩提心等並不能緣到各自上的空性,例如,菩提心不能緣到菩提心上的空性,因為,菩提心是欲求心所相應的心王,並不是通達空性之智;但是,彼等心類雖不能緣到法上的空性,然而堪能安立為隨增性種性,因為,彼等是堪能成辦佛法身之有為分(智法身與色身)的主要因。彼等心類上的空性,則是自性住種性。以唯識宗而言,大乘種性是——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所以,大悲、菩提心是種性、隨增性種性。

  例如,未入大乘資糧道修行者心續中的造作大悲,彼法大悲是善、有為,最終能成就為佛心續中的大悲,佛之大悲是佛身(智法身),因此,彼法大悲是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故是種性,又因為,彼法大悲是由聞等潤發所引生的,故是大乘隨增性種性。又如,大乘資糧道心續中的大悲,其後續流於未來成就為佛心續中的大悲,佛之大悲是智法身,所以,大乘資糧道心續中的大悲,彼法大悲是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故是種性、大乘隨增性種性。推之,菩提心是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道理相同。這也就是說,智法身是以佛相續中諸道而安立(智:本是善的意義),佛相續中諸道皆是善的體性,彼等諸善皆是智法身的部分,皆是無漏智。總之,依於修大悲、修菩提心能於未來成辦佛果位之智法身與色身,大悲、菩提心是成辦佛法身之有為部分的主要因,所以,大悲、菩提心是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故是種性、隨增性種性。

由觀察而決定「隨增性種性」是無漏智種子。大悲、菩提心、通達二種無我之智,以及彼等各自的種子或習氣,皆是隨增性種性

  此中,「無漏」意謂「無二顯」,「智」是「本是善」之義。

  (1)首先觀察:眾生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彼等是不是無漏?是不是智?又,佛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是不是無漏智?大悲、菩提心自法是善,故是智;但是,未成佛補特伽羅相續中顯現世俗諦法是二現之分別,故是有漏,所以,未成佛補特伽羅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並不是無漏智;然而,佛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是無漏智,因為,是善且是無漏。

  承上所說,唯識宗認為,以大乘而言,種性是: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如是,未入道、已入道大乘有學眾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彼等心類及習氣或種子,是種性且是隨增性種性(因為是透由聞等潤發而有的),因為,彼等是「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將來能成就為佛相續中無漏智之大悲、菩提心(屬智法身的部分),以及成辦色身的部分,因此,彼等是隨增性種性、無漏智種子。或有問難:假若承許大悲是無漏智種子,但是,大悲不是心類嗎?無有過難。因為,大悲自法雖是心類並不是種子,然而,心類隨眠即成為習氣或種子,又,「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就是無漏智種子,大悲、大悲的種子或習氣,皆是符合此義的有為。

  (2)再者觀察,無漏智種子透由聞等的潤發而成為隨增性種性,既已成為隨增性種性,那麼,彼法自身(隨增性種性)是不是無漏智種子?隨增性種性決定是無漏智種子。就是說,隨增性種性本身是不相應行,但是,彼種性包含心類、種子或習氣的部分,例如,大乘資糧道行者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及其種子或習氣,以及,通達空性之智及其種子或習氣,彼等皆是隨增性種性,因為,彼等是具有堪能引生無漏智之力的有為、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

佛心續中沒有種性

  如經論中所說,佛相續中並無種性。以大乘而言,種性是「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那麼,既已成就佛果位,則是不須成辦佛身,所以,佛相續中並無種性。又,從其定義可知是以修行者自身而言,修行者依於彼法(種性)能成辦各乘所希求的究竟果位,例如成辦佛果位之自性身、報身等等諸功德,所以,大乘修行者心續中的諸種善,彼等善皆是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但此中,若是不具足清淨意樂,雖說自己是修大乘者、學習大乘的教法、依止大乘善知識,然而,自相續所攝的諸種修行並非能成辦佛身的因,因為不具足清淨意樂的緣故;反之,若是具足清淨意樂,最終必定能成辦佛果位。

  再者,此處提出思惟的方向。因為佛之大悲的推動,成佛之後唯是利益眾生。由此觀察:佛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一切相智等能否引生成辦佛身?也就是說,佛心續中大悲、菩提心與一切相智等,能否引生其他眾生心續中的慈悲、菩提心、諸道乃至一切相智?若是能以彼等為因而成辦佛果位,就是決定彼等是「具有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那麼就是成立佛心續中有種性,此一觀點能否證成?

  例如,透由修行佛所說的教法而證獲聲聞菩提、獨覺菩提、大乘無上菩提,是有的。諸種功德是佛的事業功德而有,所以功德是由佛一切相智所引生。如是,以某一補特伽羅成佛的因而言因是一切相智,因為是由一切相智引生修行上的功德,那麼,一切相智是「具有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由此推論,能否決定:佛心續中有種性?為何佛心續中的大悲、菩提心等等不是種性?彼等決定不是自性住種性,因為已經修行究竟圓滿是,為何不是隨增性種性?如上,提供思惟的方向。

  又如,加行道世第一法是不是種性?另一角度來說,種性也就是「具有能引生無漏智之力的種子」,彼法於加行道補特伽羅心續中的阿賴耶識上是有的。所以,也就是問:由加行道世第一法引生見道無間道之無漏智,那麼加行道世第一法是不是種性?這也是可以觀察的。

內道佛教四部宗義所主張的種性

毗婆沙宗、經部宗所主張的種性

  毗婆沙宗與經部宗主張「種性」就是「聖種」,是以壓伏或斷除補特伽羅我執而建立,故是有為其分類有四種,也就是四種聖者種性。

  聖種:能生諸聖眾果之因,且是無貪體性。

  分類有三:聲聞種性、獨覺種性、菩薩種性。

  建立有「四聖種」:法衣粗陋下劣即足聖種臥具粗陋下劣即足聖種飲食粗陋下劣即足聖種欣喜斷修聖種。

  前三類依「對治貪愛我所事物」而開顯「暫行遮止之修道理」。後一類以「對治貪愛我、我所事物」而開顯「斷修正行之永斷理」,如《俱舍》說:由彼無貪聖者種,由三顯理由後者,於貪我及我所執,暫止息及究竟斷。種性又稱為「聖種」,因為彼等依於修習而能出生聖眾。如《俱舍論釋》說:何故名為聖種性?由彼能生諸聖者,故名聖者四種性。從因的角度而建立聖種,因為由聖種能生出自果之聖眾。

唯識宗所主張的種性

  唯識宗主張種性是「無漏智種子」,種性是有為。

  為何將種性取名為無漏智種子?因為,由於無漏智種子被各自之聞等潤發使各乘趣入各自之道,且依彼種子於將來證獲無漏智。

  聲聞種性:具有堪能成辦聲聞阿羅漢之力的有為。

  獨覺種性:具有堪能成辦獨覺阿羅漢之力的有為。

  大乘種性: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

  如《菩薩地》說:諸菩薩種性,略攝有二種,即自性住種性及習所成種性。自性住種性者,謂諸菩薩任六處差別,從無始由一而一輾轉傳來,由法性所得。習所成種性者,謂由前串習善根所得。」

  種性的分類有二:自性住種性、習所成種性(隨增性種性)。

  自性住種性:無漏智種子不為聞等(能趣入道之特殊聞等)所輾轉增上之種性。自性住種性就是「佛種性」,彼是未入道者相續中的種性,未入道的眾生皆有自性住種性,因為,彼等眾生心續中的「自性住種性之續流」是存在的。又,自性住種性必定具足三種特質:無始以來而有;法爾所得、非新生獲得;具足六處。

  習所成種性:無漏智種子由聞等潤發而輾轉增上之種性。或是:成辦佛法身之有為分的主要因。彼是入道者相續中的種性。

隨理行唯識宗所主張的種性

  種性:第六意識上的無漏智種子。

  自性住種性:第六意識上的無漏智種子。第六意識上的無漏智種子,若遇緣堪能生起三乘隨一的證悟力。

  習所成種性:第六意識上的無漏智種子由聞等潤發而成差別之種性。也就是,所謂隨增性種性。

隨教行唯識宗所主張的種性

  種性:阿賴耶識上的無漏智種子。

  自性住種性:阿賴耶識上的無漏智種子,未被聞等潤發之種性。

  習所成種性:阿賴耶識上的無漏智種子,由聞等潤發而成差別之種性。也就是,所謂隨增性種性。

中觀宗所主張的種性

  種性:某一法,依彼修行而能證獲聖果功德。

  種性的體性:安立為「轉依」或「轉變為自性身」或「轉變為有為佛身」隨一之眾生的種性。此中,「轉」意謂轉捨、轉換,「依」意謂所依,「轉依」就是轉捨所依、轉換所依。例如,「證得轉依之佛陀」就是:證獲「轉捨菩薩地功德之所依」而入佛地。

  種性的分類有二:自性住種性、隨增性種性。

  自性住種性:空性、如來藏。

  自續派認為,彼是無諦實成立之空性,並非無自性成立之空性。

  應成派認為,彼是無諦實成立、無自相有、無自性有之空性。

  隨增性種性:無漏智種子。或是,成辦佛法身之有為分的主要因。

  狹義來說,自性住種性是空性,事例:十三正行上的空性。廣義而言,自性住種性是第六意識上的空性,或可說為「如來藏」。一切眾生皆有第六意識,第六意識上的空性是有的,所以,眾生相續中第六意識上的空性是有的,這就是「眾生皆有佛性」的意義。要言之,自性住種性是空性,故是常、無為,隨增性種性則是善法的部分,故是無常、有為。例如,以菩薩心續中的道而言,「彼道」是隨增性種性,「彼道之空性」是自性住種性。

  從修行的角度來說,依於自性住種性(如第六意識上的空性)不斷串習而產生通達空性之智,由不斷串習通達空性之智最終成就佛法身。例如,從資糧道進入加行道,就是心續中的種性隨修行而增長,其後進入見道而斷除見道所斷品,心續中的種性又隨修行而增長,其後進入修道而斷除修道所斷品,心續中的二種種性最終成就佛法身。如《寶性論》說:「依二種種性,許得佛三身,由初而初身,由後而後二。」三乘有學眾皆有彼二種種性,由彼等成就佛法身。佛法身有無為、有為二分——由自性住種性轉依成就自性身,自性身分為自性清淨法身、離垢清淨法身,這是無為的部分由隨增性種性轉依成就報身、化身,若以四身而言則是計入智法身,這是有為的部分。

  唯識宗主張:未入道者心續中有自性住種性,入道者則無。

  中觀宗主張:未入道者、入道者的心續中皆有自性住種性。

  唯識宗與中觀宗共許入道者心續中有隨增性種性。

《現觀莊嚴論》之釋論中所說——種性覺醒的徵相

  聲聞種性覺醒:聲聞種性者,未入道前了解「補特伽羅無我」且生大歡喜,彼是聲聞種性覺醒的徵相。

  獨覺種性覺醒:獨覺種性者,未入道前了解「所取、能取異質空之空性」且生大歡喜,彼是獨覺種性覺醒的徵相。

  大乘種性覺醒:菩薩種性者,未入道前生起「緣念眾生之大悲」等,彼是大乘種性覺醒的徵相。

  未入大乘資糧道的修行者心續中已生大悲、未生菩提心,此類修行者心續中的種性是「大乘種性醒覺」,因為是透由聞等產生大悲之力而醒覺大乘種性,但不是大乘種性,因為未獲得大乘道。已入大乘資糧道行者心續中的種性,就是大乘種性。

  某一補特伽羅心續中有強烈的「欲求聲聞解脫果位之心」,因為有彼欲求心的緣故,彼補特伽羅是具聲聞種性,故是聲聞種性者。

  某一補特伽羅心續中有強烈的「欲求無上佛果之心」,或是,聽聞慈悲、菩提心等教授有深刻感動、流淚、汗毛直豎等徵相,彼補特伽羅是具菩薩種性,故是菩薩種性者。

醒覺種性決定

  以聲聞種性而言,心續中有強烈的希求解脫之心,並且精勤於串習輪迴苦,當產生無造作之任運出離心時就是「醒覺聲聞種性決定」;未產生無造作出離心的期間就是「未醒覺聲聞種性決定」。獨覺種性,以此類推。以菩薩種性而言,心續中有強烈的悲(欲救一切眾生離苦之大悲)並且精勤串習輪迴苦,當心續中產生無造作之任運大悲就是「醒覺大乘種性決定」。

  唯識宗以下的說宗義者,自宗的立場皆主張自宗是「中觀宗」,因為自宗的立場上皆是承許「遠離斷常二邊之見」的緣故。

  中觀的「觀」,意謂見解,且是以主要所修的見解而言。所以,所謂「中觀」就是:離斷、常二邊之

  中觀宗以下的宗派,各自認為自宗就是中觀宗,因為,各宗皆主張離斷、常二邊,各自認為自宗的見解是「離斷、常二邊之見」。但是,經論中所謂中觀宗,則是意謂主張「諸法諦實成立空」之「說無體性宗」,如是,中觀宗有二:中觀自續派、中觀應成派。以此而言,自宗的見解若有主張「諦實成立」的部分,則不是中觀宗。

佛教四部宗義各自所主張的「離斷常二邊之中觀見」

  佛教四部宗義皆主張「離斷常二邊之中觀見」,各自的主要之理:

  (1)下二部宗——毗婆沙宗、經部宗:

  下二部宗以希求自我解脫為主,故以「通達補特伽羅無我」作為主要所修的見解,以彼見作為中觀見,而自許為中觀宗。彼二宗認為,常邊是「補特伽羅是獨立之實質有」,斷邊是「補特伽羅不存在」;破除此二邊,建立自宗所主張的中觀──補特伽羅無我見。這是下二部建立「遠離斷、常二邊之中觀見」的主要之理。

  (2)上部宗派——唯識宗、中觀自續派、中觀應成派,彼等是以希求無上菩提為主,因此,各宗是以「通達法無我」作為主要見解,以見作為中觀見,是中觀宗。

  唯識宗主要以依他起而言,依他起上的斷邊是「依他起不存在」或是「依他起非自相成立」,常邊是「依他起外境有」或是「安立的名言之所趨入處自相成立」;破除此二邊,建立自宗主張的中觀──依他起上圓成實之見。這是唯識宗建立「遠離斷、常二邊之中觀」的主要理。

  中觀自續派主張「依他起是名言有」,自宗認為斷邊是「依他起非名言有」,常邊是「依他起諦實成立」;破除此二邊建立自宗所主張的中觀──依他起諦實成立空見。是中觀自續派安立「遠離斷、常二邊之中觀見」的主要理。

  中觀應成派主張「依他起是唯名言安立」,自宗認為,斷邊是「依他起非唯名言有」,常邊是「依他起自相成立」或「依他起自成立」;破除此二邊,建立自宗所主張的中觀——依他起自相成立空的見解,或是依他起自成立空的見解。是中觀應成派安立「遠離斷、常二邊之中觀見」的主要理。

  以應成派的見解而言,自續派以下所自許的中觀皆是墮斷邊或墮邊之見。例如,自續派主張世俗依他起是自性所成(自性有),唯識宗以下主張依他起是勝義有、諦實成立,彼等皆是墮常邊之見,自續派以下不承許諸法唯名言有,由此失壞緣起,故是墮斷邊之見

斷邊、常邊;斷邊執、常邊執

  斷邊、常邊,彼二是從「境」方面而建立。斷邊執、常邊執,彼二是從「有境」方面而建立。由「執取有邊」而建立常邊執,由「執取斷邊」而建立斷邊執。例如,「瓶不存在」是斷邊,「執瓶不存在之認知」(瓶不存在之執)就是斷邊執。「瓶諦實成立」是常邊,「執瓶諦實成立之認知」(瓶諦實成立之執)就是常邊執。「無業果」是斷邊,「執無業果之認知」(無業果之執)就是斷邊執。斷邊執是「損減執」,彼顛倒知是將存在損減為不存在,或是說,將有損減為無。常邊執是「增益執」,彼顛倒知是將不存在增益為存在,或是說,將無增加為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