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3304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07-8《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唯識宗-境的主張5

  將佛之教言安立為「不了義經」和「了義經」二種。

  前者,說外境存在之「初法輪」等經,以及言詮直接闡明一切諸法無諦實之「中法輪」的經,如於瓦拉納西之初時教「四諦法輪」所說的經,如廣中略三部《般若經》。

  一般而言,從說者所表達的語詞,僅能認識其詞句上直接所詮的內涵,例如一般人說「吃飽了嗎?」,聽者依其語詞只能了解「吃飽了嗎?」的內涵;但是,若是佛說「吃飽了嗎?」,聽者有毗婆沙宗、經部宗、唯識宗、中觀宗等所化機,但隨此四類所化機的根器之差別,各自所聽到的內涵就有所不同。如此譬喻一般,四部宗派各自所主張的了義經、不了義經則是不同。於前闡釋毗婆沙宗的「地道之主張」中已說明:「四部宗派承許了義經、不了義經的差別。」請自行再參考。

  唯識宗主張,了義經是;堪能如語文而取的佛經──能以詞句上直接而承許的佛經。不了義經是:不堪能如語文而取的佛經——不能以詞句上直接而承許的佛經。唯識宗認為,唯有第三轉法輪所說是了義經,因為,某些佛經是為了利益毗婆沙宗、經部宗種性者而說,某些佛經是為了利益中觀宗種性者而說,因此不能以其語文直接而承許,這一類的佛經都是不了義經。

  「佛經」必定是佛所說,佛所說的皆是佛經;十地菩薩以下補特伽羅所說的則是「論典」。不以「了義經、不了義經」而言,僅以「了義、不了義」的差別,十地菩薩以下補特伽羅所說的論述也有了義、不了義二種。例如,龍樹菩薩所造《中觀根本論》中說「諸法無自性」,因為唯識宗不承許諸法無自性,故主張宣說此一主張的論典是不了義。如無著菩薩認為,龍樹菩薩所造論典有了義、不了義二種,利益中觀應成派所說的「諸法無自性」之論典是不了義,因為事實不是如此,假若諸法無自性,如何成立解脫成佛?有此過難。

  不了義經事例:第一轉法輪所說經、第二轉法輪所說經。

  釋迦牟尼佛成斷證究竟圓滿功德,三轉法輪宣說廣大佛法內涵利益眾生,佛是智慧究竟圓滿者,故能圓滿應機說法,因應所化機的根器及需要而圓滿利他。唯識宗主張,初轉法輪、中轉法輪所說,彼等是不了義經。自宗認為,初轉法輪宣說四聖諦,未宣說菩提心、空性的法類,因為是針對毗婆沙宗、經部宗種性者所說,二宗主張「諸法諦實成立」及「外境有」,因此彼經所說四聖諦是諦實成立,且是宣說外境有,故是不了義經。

  為何唯識宗認為初轉法輪是詮說「外境有」之不了義經?釋迦牟尼佛於瓦拉納西初轉法輪宣說四聖諦,或稱為「聖四諦」。四聖諦是:苦諦、集諦、道諦、滅諦。當時釋迦牟尼佛三說四聖諦,先說此是苦諦、此是集諦、此是道諦、此是滅諦;其後又說,了知苦諦、了知集諦、了知道諦、了知滅諦;其後再說,已知苦諦不復知苦諦、已斷集諦不復斷集諦,已修道諦不復修道諦,已證滅諦不復證滅諦。如是,語文上並無「外境有」。但是,初轉法輪的主要所化機是毗婆沙宗、經部宗的種性者,彼等根器者是於「外境有」的基礎上建立自宗的見解及修行解脫,例如認為瓶是「外境有」,乃至聽聞佛說此是苦諦、此是集諦等等,無論聽聞佛說任何教法皆是以「外境有」的見解而納受。如是,初轉法輪所說的經中雖無「外境有」的語文,但是,因為主要的所化機是主張「外境有」的補特伽羅,故安立彼是詮說「外境有」之佛經。

  又,唯識宗主張中轉法輪所說是不了義經。中轉法輪所說經的語文是直接詮說「諸法諦實成立空」,但是,以唯識宗而言,因為不能如其語文直接所詮而承許,故是不了義經,例如廣中略三部《般若經》。

  諸種大乘論典是闡釋廣中略三部《般若經》而有的,廣《般若經》有十萬頌,中《般若經》有二萬五千頌,略《般若經》有八千頌,再簡略則是攝要於《般若心經》,極略則是攝於「」(阿)字,彼字是所有《般若經》的根源,顯義空性的內容而能了解滅諦的真實內涵。又,若是無「」字,則無任何的言說表達,諸言說皆是以「為根本基礎而有的。

  唯識宗不承許中轉法輪《般若經》是了義經,因為不能如其語文「諸法諦實成立空」而承許,必須更闡釋為「諸法外境有之諦實成立空」。以唯識宗而言,諸法若是諦實成立空,則無能成立圓成實、依他起,也無能建立修行解脫,因為,假若諸法諦實成立空,依他起則不存在,那麼,於依他起上破除遍計所執之空性、通達彼空性,亦皆不存在。也就是說,空性、通達空性,彼二皆無能建立,因此,修行通達空性而證獲解脫則是不存在,有此重大過難。

  又如《般若心經》中說「照見五蘊亦皆自性空」,中觀應成派承許彼經直接所詮的內涵,不須更作闡釋,因為自宗主張「諸法自性所成空」。中觀自續派則不如其語文直接所詮而承許,自宗認為,彼經中所說「自性空」的內義是「諦實成立之自性空」,並非「自性所成空」或「自性有空」。以自續派而言,彼法若是自性所成空則是無自性存在,彼法若是無自性則是不存在,又如何有彼法之空性?有此重大過難。

  後者的事例,言詮直接明辨,依他起與圓成實是諦實成立,以及遍計的諸法是無諦實的經。例如:對於以上「三性」是否諦實成立,《解深密經》所說言詮直接清楚分辨且開示之末法輪的經。

  了義經的事例:言詮直接明辨——依他起與圓成實是諦實成立,以及,遍計所執是無諦實成立,如是佛經。例如,第三轉法輪所說《解深密經》,彼經中言詮直接明辨「三性」是否諦實成立,故是了義經。此中「明辨」,例如,表達瓶的言詮就是明辨瓶,因為,由彼言詮能無礙承許——表達瓶之言詮就是詮說瓶,以及,異於此理的事物不存在。所以,表達瓶之言詮是直接清楚明辨瓶,並不是詮說柱等其他。

  如《解深密經》中說:世尊初於一時,在婆羅奈斯仙人墮處、施鹿林中,惟為發聲聞乘者,以四聖諦相轉正法輪,雖是甚奇、甚為稀有,一切世間諸天人等先無有能如法轉者。世尊彼時所轉法輪,有上、有容,是不了義,是諸諍處安足處所。世尊在昔第二時中。惟為發趣修大乘者,依一切法皆無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以空性相轉正法輪,雖更甚奇、甚為稀有。世尊彼時所轉法輪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猶是不了義,是諸諍處安足處所。世尊今於第三時中,普為發趣一切乘者,依一切法皆無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以善辦相轉法輪,第一甚奇、為稀有。世尊於今所轉法輪,無上、無容,是真了義,非諸諍處安足處所。此中,「世尊初於一時,在婆羅奈等,意謂轉四諦法輪的時與處「發趣聲聞乘」等,意謂主要的化機毗婆宗;「四聖諦」等,意謂該法輪的所詮;「有上」意謂更有其他了義經;「有容」意謂有其他的辯諍;「不了義」意謂其中的內義必須闡釋;「是諸諍處安足處所」意謂,主要的所詮未如實明示,故是其他諍者法義上不相順的辯諍之處又,《解深密經》說:當知我依相無自性性,密意而說一切諸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何以故?勝義生,若法自相都無所有,則無有生;若無有生,則無有滅;若無生無滅,則本來寂靜;若本來寂靜,則自性涅槃;若自性涅槃,則無少分更可令其般涅槃故。」

  第三轉法輪《解深密經》中共有十品,第九品中所說的內涵,主要是世尊回答勝義菩薩的提問。第三轉法輪的主要所化機有不解的疑惑,由勝義菩薩請示釋迦牟尼佛:世尊初轉法輪宣說諸法諦實成立,中轉法輪宣說諸法無諦實成立,似有相違,實則應無相違,因為世尊是功德究竟圓滿者,請示世尊以何密義而說?世尊回答的內容大致上是——初轉法輪是間接詮說,中轉法輪是直接詮說,是依「三性之無自性」而說諸法無自性。如是,第三轉法輪《解深密經》中詮說——圓成實與依他起是諦實成立、遍計所執是無諦實成立彼經中的語文直接清楚分辨「三性」是否諦實成立之差別,以唯識宗的見解而言,堪能以彼經語文上直接所詮而承許,因此主張第三轉法輪是了義經。

  唯識宗依《十地經》等經主張「諸法唯心」和「無外境」亦說「三界唯心」,以及,《楞伽經》說:「外境顯現實非有,乃心顯現為種種,身處受用悉皆同,諸法唯心我所說」,作如是說之諸佛經中的「唯」字,否定外境存在。

  唯識宗的大師(無著菩薩)主要是依佛所說《十地經》及《楞伽經》等經,而建立自宗的宗見。《十地經》等經中說,諸法唯心、無外境與三界唯心;以及《楞伽經》中所說:外境顯現實非有…,諸法唯心我所說,彼等經中所說的「唯」字是遮除「外境有」。前文已闡釋「諸法唯心」與「無外境有」,彼等的主要道理是:由阿賴耶識(或第六識)的習氣之醒覺力而存在,故是諸法唯心、無外境有。唯識宗主張無外境有,其所不承許的「外境有」,就是:不依阿賴耶識(或第六識)的習氣之醒覺力、由外在的無方分極微聚集所成。又,彼經中說「三界唯心」,此如前說「諸法唯心」之理,所以三界也是唯心,彼二說的內義是一致三界是欲界、色界、無色界

  再者,《楞伽經》中說:外境顯現實非有,乃心顯現為種種,身處受用悉皆同,諸法唯心我所說。第一句闡明無外境有,雖然顯現為外境,但事實上,所顯現的外境是畢竟無,因為,顯現外境有之認知是顛倒知,彼認知的顯現是錯誤的。第二句闡明唯心顯現諸法,由心而有種種顯現。何謂種種?如第三句所說身、處、受用等。第三句舉出事例,外境有雖不存在,但是,因為被「法我執無明」所染污,故有種種外境的顯現,例如身、處、受用等顯現為外境有,然而,所顯現的外境並不存在。何以故?以第四句決定諸法是唯心顯現,因為「諸法唯心」是佛所說,諸法唯由阿賴耶識(或第六識)的習氣之醒覺力而存在,並非外境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