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忠仁波切
關於部落格
  • 34446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7-3《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唯識宗-分類、釋名

  二、分類

  此宗分為:真相唯識派、假相唯識派。

  唯識宗的分類有二:(1)真相唯識派,又稱為「隨教行唯識派」。(2)假相唯識派,又稱為「隨理行唯識派」。

  一、真相唯識派

  基本上是唯識宗,並且,主張凡夫相續的執色之根現前中顯現為粗分色法的部分並未被無明習氣所染污者——就是真相唯識派的性相。

  真相唯識派的性相中有二條件:(1)是唯識宗,(2)主張凡夫相續的執色根現前所顯現的粗分色法未被無明習氣染污。

  第(2)條件中的重點是:凡夫相續所攝、執色之根現前(眼知)所顯現的粗分色。此所說的「粗分色」是以粗分色本身而言,意謂由習氣之醒覺力而有眾多微塵積聚所成的粗分色,例如瓶、柱、房等是粗分色。如是,以執瓶之眼知而言,其所顯現的粗分色就是瓶。,於後本文中,假相唯識派的性相中所說的「粗分色」則是以外境而言,並不是以粗分色自法本身。又,「相續」與「心續」不同,心類是補特伽羅相續所攝,例如,執色之眼知是心類,彼是補特伽羅相續所攝。

  真相唯識派主張,凡夫相續所攝的執色之眼知中(例如,執瓶之眼知)所顯現的粗分色本身(例如,所顯現的瓶)未被無明習氣染污。就是說,因為主張執色之眼知中是真實顯現粗分色,故是「真相唯識派」,例如,執瓶之眼知中真實顯現粗分色之瓶。但是,此中必須清楚:凡夫覺知中所顯現的粗分色雖未被無明習氣染污,然而,粗分色顯現為外境有,則是被無明習氣染污。

  唯識宗主張,諸法是由習氣的醒覺力而存在,因此,以粗分色而言,就是由同類習氣的醒覺力而有眾多微塵積聚之粗色;但是,僅由眾多微塵積聚之粗色,則是不存在。以唯識宗而言,粗色由同類習氣的醒覺力而有、粗色由眾多微塵積聚所成,此二不相違。例如,泥瓶是由泥土所造成,泥土是眾多微塵積聚所成的色,所以,泥瓶也是眾多微塵積聚所成的色,這是唯識宗所承許的;但是並不承許——離習氣之醒覺力而由無方分極微積聚所成的色,假若彼色是有的,則必定是外境有,然而,唯識宗不承許外境有。

  下文敘說真相唯識派分為三類,這部分並非特別重要,比較重要的是必須了解——唯識宗的性相、如何建立所知、有境緣取對境的情形、無外境有之理、如何建立「依他起」等三性。尤其是,應多學習有關唯識宗所主張的「三性」之論述,並且多觀察思惟,這部分很重要!

  真相唯識派分為:能所等數派、半卵對開派、紛雜無二派。

  主張:「執取蝶翅斑紋之眼知」執取斑紋時,境方面呈現青黃等各自不同的相;有境方面,有生起青黃等各自不同的相。就是能所等數派。

  主張:執取斑紋時,境方面呈現青黃等不同的相;有境方面,無生起青黃等各自不同的相。就是半卵對開派。

  主張:執取斑紋時,境方面不呈現青黃等不同的相,僅呈現斑紋的相;有境方面也無生起青黃等各自不同的相,僅是生起斑紋的相。就是紛雜無二派。

  (1)能所等數派主張:覺知執取對境的情形是——能取(有境)所生起的相之數量,所取(對境)所呈現的相之數量,彼二數量相同。

  能所等數派的「能」意謂能取,就是有境方面;「所」意謂所取,就是對境方面。「能所等數」意謂,能取(有境)方面所生起的相數量、所取(對境)方面所呈現的相數量,相無差別。

  以「執蝴蝶翅膀眼知」為例,能取(有境方面)顯現青黃等顏色各自的相,所取(對境方面)是呈現青黃等顏色各自的相。又如,以「執瓶柱二眼知」而言,眼知中顯現瓶、柱二法各自的相,數量是二;對境方面,也是呈現瓶、柱二法各自的相,數量是二。

  (2)半卵對開派主張:覺知執取對境的情形是——所取(對境方面)如數呈現境相,能取(有境方面)則不如數生起對境的相。例如,對境的相之數量是四,有境所顯現的相之數量則是一,數量不相等,如剩下全卵的一半,故稱為半卵。

  以「執蝴蝶翅膀之眼知」為例,所取(對境方面)呈現青黃等顏色各自的相,但是,能取(有境方面)則是不顯現青黃等顏色各自的相,僅是總的顯現青黃等顏色的相。又如,以「執瓶柱二之眼知」而言,對境方面呈現瓶、柱二法各自的相,數量是二;但是,彼眼知中僅是總的顯現瓶柱二的相,並不顯現彼二各自的相。

  (3)紛雜無二派主張:覺知執取對境的情形是——所取(對境方面)不如數呈現境相,能取(有境方面)也不如數生起對境的相。此中,「紛雜」意謂不同多種;「無二」意謂所取(對境方面)能取(有境方面)是總的顯現多種不同顏色的相,故是無二。

  以「執蝴蝶翅膀眼知」為例,所取(對境方面)不呈現青黃等顏色各自的相,僅是總的現青黃等顏色的相能取(有境方面)也是不顯現青黃等顏色各自的相,僅是總的顯現青黃等顏色的相又如,以「執瓶柱二眼知」而言,對境方面,僅是總的呈現瓶柱二的相,並不呈現瓶、柱各自的相此眼知中是總的顯現瓶柱二的相。

  其他的闡釋,如下所示——

  (一)拱如傑千桑布所著《中觀綱要》所說:

(1)能取所取等數派:

境方面提供各自不同的相有境生起各自不同的相。

(2)半卵對開派:

境方面呈現各自不同的相有境方面不生起各自不同的相。

(3)紛雜無二派:

境方面不呈現各自不同的相有境方面不生起各自不同的相。

  (二)種欽雷巴桑布、班欽索南札巴等人所說:

(1)能取所取等數派:

境方面呈現如數且是異質青、黃等色例如,青色與黃色是異質有境方面,也有如數且是異質執青色眼知、執黃色眼知等等,也就是說,執青色眼知執黃色眼知,彼二是異質。

(2)半卵對開派:

青色與執青色眼知、黃色與執黃色眼知等等,彼等皆是覺知的質;但是,青色與執青色眼知是異質,黃色與執黃色眼知是異質。

(3)紛雜無二派:

境方面呈現如數且是同質之青、黃等色例如,青色與黃色是同質有境方面,也有如數且是同質執青色眼知、執黃色眼知等等例如執青色眼知執黃色眼知,彼二是同質。

 

  (三)嘉木樣協巴多傑所著《大宗義》所說:

(1)能取所取等數派:

執蝶翅花紋眼知見自境時——對境上有青、黃等色;有境方面,與境上青、黃等色數量相等的同類眼知,彼二是當下同時生起。

(2)半卵對開派:

以「生成的時位」而言——生成青色、生成執青色眼知,二有前後次第的差別,先有青色,後有執青色眼知。以「緣境的時間」(的當下之時)而言——青色與執青眼知是同體。

(3)紛雜無二派:

執蝶翅花紋眼知見自境時——對境上有青、黃等色;有境方面,與境上青、黃色數量相等的同類眼知,彼二方面不是當下同時生起唯有「執蝶翅花紋眼知」是執蝶翅花紋上青、黃等色根知。

 

 

 

《中觀綱要》所說
拱如傑千桑布

種欽雷巴桑布
班欽索南札巴
等人所說

《大宗義》所說

嘉木樣協巴多傑造

一、能取所取等數派

境方面呈現各自不同的相;有境也生起各自不同的相。

境方面呈現如數且是異質的青、黃等色。如青色與黃色是異質。有境方面,也有如數且是異質的執青色之眼知、執黃色之眼知等等。例如,執青色之眼知、執黃色之眼知,彼二是異質。

執蝶翅花紋的眼知見自境時,對境上有青、黃等色;有境方面,有與對境上青、黃等色數量相等的同類眼知,二方面是當下同時生起。

二、半卵對開派

境方面呈現各自不同的相;有境方面不生起各自不同的相。

青色、執青色之眼知;黃色、執黃色之眼知,皆是覺知的質。但是,青色與執青色之眼知是異質,黃色與執黃色之眼知是異質。

以「生成的時位」而言,生成青色、生成執青色之眼知,此二有前後次第的差別,先有青色,後有執青色之眼知。

但以「緣境的時間」而言,青色與執青之眼知是同體。

三、紛雜無二派

境方面不呈現各自不同的相;有境方面也不生起各自不同的相。

境方面呈現如數且是同質的青、黃等色。如青色與黃色是同質。有境方面,也有如數且是同質的執青色之眼知、執黃色之眼知等等。例如,執青色之眼知、執黃色之眼知,彼二是同質。

執蝶翅花紋之眼知見自境時,對境上有青、黃等色;有境方面,有與境上青色、黃色數量相等的同類眼知,彼二方面不是當下同時生起。唯有「執蝶翅花紋(總相)之眼知」是執花紋上青、黃等色之根知。

 

  二、假相唯識派

  基本上是唯識宗,並且主張凡夫相續的執色根之現前中顯現為粗分色法的部分被無明習氣染污者,就是假相唯識派的性相。

  假相唯識派分為「有垢派」及「無垢派」二種。前者如,主張「佛地具有二顯」之唯識宗;後者如,主張「佛地無二顯」之唯識宗。

  假相唯識派(隨理行唯識派)的性相中有二條件:(1)是唯識宗,(2)主張凡夫相續的執色之根現前中所顯現粗分色被無明習氣染污。

  性相中所說的「粗分色」是從「外境有」的角度而言,意謂離習氣之醒覺力而由無方分極微積聚所成的色,並不是以粗分色本身(由習氣之醒覺力而有眾多微塵積聚所成的粗分色)而言,這一點不同於真相唯識派的性相中所說。

  假相唯識派主張:凡夫相續的執色之眼知中顯現粗分色的部分(離習氣之醒覺力而由無方分極微積聚所成的色——外境有的色)被無明習氣所染污。換言之,因為被無明習氣染污的緣故,凡夫的執色之眼知顯現色為外境有,例如,執瓶之眼知顯現瓶為外境有。

  假相唯識派的分類,有二:有垢派、無垢派。

  此中「垢」意謂「二顯」——能取、所取異質之顯現。因為被法執無明習氣所染污,故有二顯之垢。承許佛相續中的心類有此垢的唯識宗,就是有垢派;不如此承許的唯識宗,就是無垢派。

  (1)假相唯識宗有垢派主張:佛相續中的心類有二顯。理由是:佛相續中雖無「自之無明習氣所染污的二顯」,但是有「緣『眾生相續中的二顯』之顯現」,因此,佛相續中有顯現二顯之心類。眾生相續中具二顯之心類是存在的,彼是佛智通達,因為一切相智通達諸法,如是,佛智通達眾生相續中具二顯之心類,因此,一切相智通達二顯的部分是有的。總之,以「緣他補特伽羅心續的二顯」之理建立佛相續有二顯之心類,但是,佛自相續中並無「自之無明習氣所染污的二顯」。

  (2)假相唯識宗無垢派主張;佛相續的心類無二顯。理由是:佛聖者無「自之無明習氣所染污的二顯」。佛聖者已經究竟斷除所有障礙,其心續唯是入聖根本定智,並無後得智,因此,佛聖者相續中沒有二顯之心類。

真相唯識派、假相唯識派各自性相中所謂「粗分色」的內義

  此處提供個人學習上的觀點作為參考,可配合其他的解釋多加思惟。唯識宗主張,凡夫相續中的現前皆是錯亂知,理由是,因為被無明習氣所染污而顯現外境有(外境有並不存在),故是錯亂知。真相唯識派、假相唯識派都承許此一主張,因為彼二是唯識宗。那麼,如何了解其中所說的「真相」與「假相」?主要必須了解,各自的性相中所謂「粗分色」的角度並不相同。假設,彼二派各自的性相中所說「粗分色」的內義是相同,那麼就無能從各自的性相區分差別。

  首先必須清楚:執色之現前中所顯現的色,彼是存在的,因為色是依他起、量所成立。但是,顯現為「粗分色」的部分是否被無明習氣染污?彼二派安立此中「粗分色」的角度則是不同。再者,如果色不是存在的,那麼就無能安立色之空性,也就無能安立「色與執色之量是一質」。相同道理,也無能安立苦諦、苦諦之空性、輪迴、解脫等等。

  真相唯識派認為,凡夫相續中執色之現前中所顯現的粗分色(由習氣之醒覺力而有眾多微塵積聚所成的粗分色),並未被無明習氣所染污。假相唯識派認為,凡夫相續中執色之現前中所顯現的粗分色,被無明習氣所染污,故顯現為外境有(離習氣之醒覺力而由無方分極微積聚所成的色)。如是,真相唯識派的性相中是以「粗分色自法」的角度而言「粗分色」,並不是以「外境有」的角度;假相唯識派的性相中則是以「外境有」的角度而言「粗分色」。但是,二派皆主張,因為被無明習氣所染污而顯現外境有,此如前說,執色之現前中所顯現色是存在的,因為色是依他起;顯現「外境有的色」的部分則不是存在的,因為被無明習氣所染污,故有此顯現。

  真相唯識派的觀點,例如,凡夫的執瓶之眼知中所顯現的瓶未被無明習氣所染污。此中,彼眼知是錯亂知,因為彼眼知錯亂於「外境有」,因為彼認知具「二顯」(能所二現──能取、所取異質之顯現),凡夫相續中的心類都是被無明習氣所染污。但是,彼眼知是否錯亂於瓶?也就是說,「眼知對於瓶」的部分是否被無明習氣所染污?若是被無明習氣污染,則有此過難——彼眼知對於瓶有錯亂,則必定沒有通達瓶;所以,「眼知對於瓶」的部分並無錯亂。如是,真相唯識派的性相中所說「顯現粗分色的部分未被無明習氣污染」,應當是從「粗分色」自法的角度而說,並非以「外境有」而言。

 

  假相唯識派的觀點,例如,凡夫的執瓶眼知所顯現的瓶(外境有的瓶)不是真正瓶,顯現「外境有瓶」的部分被無明習氣污,外境有瓶——離習氣之醒覺力而的瓶,並不存在。但是,執瓶眼知緣到瓶、顯現瓶,這部分未被無明習氣污染。所以,假相唯識派的主張中所說「粗分色」應該是以「外境有」的角度而言。

 

  三、釋名

  主張「諸法唯是與心一體」,故名唯識宗。主張「諸法相唯是與明了一體」,故名唯明宗。現在及未來專注精勤於「不復出定之安住能所異質空之空性」的等持果位,故名瑜伽行者。

  所謂釋名,僅是以取名的角度而解釋名稱,因此,其內涵並不如同名相與性相具足八周遍。為何取名為唯識宗、唯明宗、瑜伽行者?彼等名稱的內涵是如何?這是必須了解的。能夠了解其名稱的內涵,我們說這個名稱才有意義,如果只是知道這個名稱表面上的字義,那麼就會很容易產生錯誤的理解,也因此作出錯誤的解釋。

  因為主張「諸法唯是與心一體」,故稱為唯識宗。或是說,主張諸法是「『自法』與『趨入自法之量』是一體」,故是唯識宗。唯識宗的「識」,以承許八識的隨教行唯識宗而言就是「阿賴耶識」,此宗主張「諸法唯是與阿賴耶識一體」;以承許六識的隨理行唯識宗而言就是「意識」,此宗主張「諸法唯是與意識一體」。其中主要是,由於有阿賴耶識(或第六識)才有諸法,因為,由於有阿賴耶識(或第六識)才有其上的習氣,由習氣的醒覺力而有諸法。又,何謂「諸法唯是與心一體」?以有為而言,例如,「瓶」與「執瓶之量」是一質,是一質周遍是一體,所以,彼二是一體。以無為而言,例如,「虛空」與「執虛空之量」是一體,卻不是一質,因為虛空不是質。因此,若是安立為「諸法唯是心的本質」則有過難,例如虛空不是質,虛空不堪是心的質。

  再者,因為主張「諸法的相唯是與明了一體」,故名唯明宗(唯明了宗)。其中的內涵,如前闡釋唯識宗之名稱。總之,自宗主張諸法唯是與心一體而存在、諸法唯是與明了一體而存在,其中所說的「心」或「明了」就是第八阿賴耶識或第六識。

  再者,此宗又稱為「瑜伽行者」。總的來說,修習止觀雙運的修行者是瑜伽行者,以此而言,包含外道、內道的瑜伽行者;但是,此處所說的瑜伽行者,則是以不共所緣境「能所異質空之空性」(二取空)而安立。因為是,現在及未來以止觀雙運專注精勤於證獲「『能所異質空之空性』不復出定之三摩地」的果位,故稱為瑜伽行者。也就是說,入定「能所異質空之空性」且不復出定的果位,彼是佛果位的功德,因為現在及未來以止觀雙運專注精勤於獲得彼果位,故稱為瑜伽行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