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忠仁波切

關於部落格
  • 31002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6-8《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經部宗- 有境的主張3

 

  (二)、比度的建立

  比度的性相:依於「自法所依——正因」對於「自法所量——隱蔽法」之不欺誑的耽著知。

  比度的性相中有四條件:所依是正因、所量是隱蔽法、對於自己的所量不欺誑、是耽著知。(1)比度所依一定是正因,並不是似因,依似因不能引生比度。。(2)比度的所量是隱蔽法。所量就是「量所通達」,也就是量所通達的對境。比度所通達的對境是隱蔽法。(3)不欺誑意謂有通達境。是「通達境的認知」周遍是「不欺誑的認知」。(4)比度是一種耽著知意謂比度是明了又是分別知,因為,是「耽著知」周遍是「分別知」透由覺知中顯現義共相而趨入對境的認知,就是分別知。現前現量則是無分別知不是耽著知。又,於後文略釋正因隱蔽法

  總之,依於「比度自己的所依——正因」對於「比度自己的所量——隱蔽法」之不欺誑的耽著知,就是比度。比度是依於正因理路而通達某一隱蔽法的認知,也就是說,必定是依於正因才能產生比度,因此,比度一定是第六意分別知

  比度的分類有三:事勢比度、共稱比度、信許比度。

  事勢比度的性相:依於自之所依——事勢正因」對於所量——稍隱蔽法」不欺誑的耽著知。

  共稱比(或稱極成比)的性相:依於自之所依——共稱正因」對於「所量——世俗共許的語詞」欺誑的耽著知。

  信許比的性相:依於所依——信許正因」對於「所量——極隱蔽法」欺誑的耽著知。

所量、自之所量、自之所緣境

  「能量」是有境。「所量」是量所通達,也就是,量知所通達的境。是「所量」周遍是「量所通達」,周遍是「存在」。但是,自之所量、自之所緣境(或稱:自覺所量、自覺所緣境)不一定是存在的總的來說能量所量,但以差別而言則是能量自之所量。例如,通達聲無常的比量而言,通達聲無常的認知是能量,聲無常所量(或稱自之所量)也就是,彼認知的所量是聲無常。又如,執兔角的顛倒知而言,執兔角的分別知是能量,兔角是自之所量,此中,兔角是顛倒知的自之所量,但不是所量,因為兔角不是量所通達,故是不存在。

隱蔽分、現前分、正因

  隱蔽分的性相:依正因所通達。

  最初必須透由第六意知依於正因理路才能通達的法類,就是隱蔽分。此中,所依必定是正因,而不是似因、非因。例如,補特伽羅無我、聲無常、瓶無常等是隱蔽分,最初通達彼等一定是透由第六意知依正因而觀察思惟,並不是現前通達。又,因為是依於正因觀察思惟才能通達,所以是透由分別知中顯現義共相而通達。

  正因的性相:是三支。

  是「正因」周遍是「是三支」,正因必定具足三支。三支是:宗法、同品遍、異品遍。以譬喻來說,在自己的行李上綁一條紅色帶子,依於紅色帶子就能正確取得自己的行李,紅色帶子譬喻正因。

  •  自性正因:聲有法,是無常,因是所作性故。

  宗(所立):聲是無常。

  有法:聲。

  所立法:無常。

  因:所作性。

  宗有二分:真宗、假宗。真宗、所立是同義。「聲是無常」是真宗。「聲」與「無常」各是假宗,因為,彼二各是所立的部分。

  正因必定具足三支:

  (1)宗法:聲是所作性(有法是因)。

  (2)同品遍:是因周遍是所立法——是「所作性」周遍是「無常」。

  (3)異品遍:非所立法周遍非因——非「無常」周遍非「所作性」。

  簡言之,此中以「所作性」作為因而通達聲無常,首先了解聲是所作性,其後了解是「所作性」周遍是「無常」,再了解非「無常」周遍非「所作性」,故聲是無常。如是,第六意知依彼正因之理路於覺知中顯現「聲無常的義共相」而通達隱蔽法之「聲無常」,如此產生的「通達聲無常的分別知」,彼認知就是比度。

  •  因果正因:山有法,有火,因有煙故。

  宗(所立):山有火。

  有法:山。

  所立法:有火。

  因:有煙。

  正因必定具足三支:

  (1)宗法:山有煙。(有法是因)

  (2)同品遍:是因周遍是所立法──是「有煙」周遍是「有火」。

  (3)異品遍:非所立法周遍非因──非「有火」周遍非「有煙」。

  如是,依於正因「山有法,有火,因有煙故」的觀察,而產生通達山中有火的認知,彼認知依於顯現「山中火的義共相」而通達山中有火。所以,山中的火是隱蔽分,此火是依正因所通達的法,並且,依彼正因所產生的認知是比度,並不是現前。

  •  非正因:山有法,有火,因是共相故。

  (1)宗法不成立,因為山不是共相。

  (2)同品遍不成立——是「共相」周遍是「有火」,此不成立,因為,火不是共相。

  (3)異品遍不成立——非「有火」周遍非「共相」,此不周遍。

  •  非正因:瓶有法,是無常,因是義共相故。

  (1)宗法不成立——瓶是義共相,此不成立。

  (2)同品遍不成立——是「義共相」周遍是「無常」,此不成立。

  (3)異品遍不成立——非「無常」周遍非「義共相」,此不成立。

  現前分的性相:非依正因所通達,是以現前所通達。

  現前分是:以「自相」為所取境的所證。也就是說,現前(現量)中的顯現境是現前分──顯現境方面是以現前的方式而顯現(不是透由義共相而是從自境方面直接顯現)。

  其性相中除了「非依正因所通達」又有「以現前所通達」,因為,依正因所通達、現前所通達,彼二相違,現前所通達的,一定不是依正因所通達的。例如,眼知趨入瓶,並不是第六意知依正因觀察思惟,以覺知中顯現「瓶的義共相」而趨入瓶,並非如此,這就是性相中所說「非依正因所通達」。實際的情形是,境上的瓶,從自己方面直接顯現於覺知中,覺知直接趨入瓶,這就是性相中所說「以現前所通達」。如是,執瓶眼知的顯現境、主要趨入境皆是瓶,因為,瓶從境上直接顯現於覺知中,執瓶眼知直接見到瓶,因此,瓶是現前分。要言之,現前所通達的法就是現前分。

  總之,必須透由第六意知依於正因推理而通達的法,就是隱蔽分;不是依於正因所通達,彼法從自境上直接顯現而通達的法,就是現前分。又,這些內涵就是明示——認知趨入對境、了解對境的方式,如果不了解認知趨入對境的情形,也就不能了解隱蔽分、現前分。因此,必須先了解現量、比量的性相內涵,以及了解認知如何趨入對境,這樣才能了解境方面是隱蔽分或現前分。因為,另一角度來說,現量、比量就是以各自所通達的境而建立的,其中攸關境方面是隱蔽分或是現前分。

  比量的性相:依於「自法所依——正因」對於「自法所量——隱蔽法」之新、不欺誑的耽著知。

  比量分為:事勢比量、共稱比量、信許比量。

  其性相中有五條件:所依是正因、所量是隱蔽法、新、不欺誑、耽著知。如前已說明,新、不欺誑、耽著知並且以耽著知(是認知)排除毗婆沙宗主張具色根是量。總之,透由比量自己的所依——正因」而對於比量自己的所量——隱蔽法之新、不欺誑的耽著知,就是比量。由此可知,必定是依於正因才能產生比量。

  比較於比度,比量的性相中多出「新」的條件,意謂第一次新通達境。例如,第一剎那通達聲無常比度,彼是新通達境的認知,彼是比度且是比量;第二剎那通達聲無常比度剎那通達聲無常比度等等則不是新的,彼等是比度,但不是比量。要言之,第一剎那比度,彼是比度又是比量;第二剎那比度等等,彼等是比度,但不是比量。所以,此應知,比度與比量有三邊差別。

  我們的日常生活及修行主要是運用事勢比度。以修行方面來說,例如,依於事勢正因能通達細分無常、無我、空性、解脫等

  事勢比量的事例:以所作之因而通達聲無常的比量。

  事勢比的性相:依於自法(事)所依——事勢正因」,對於自法所量——稍隱蔽法」之新且不欺誑的耽著知。

  事勢比量的事例:以「所作」為因而通達聲無常的比量。或如,通達瓶無常的比量、通達柱無常的比量、通達補特伽羅無常的比量。

  此中的「事勢」,意謂依某一事物的勢力。如下,以事例說明

  事勢正因:聲有法,是無常,因是所作性故,如瓶。

  以此正因而言,事勢的「事」就是通達所作性。所以,此正因的「事勢」就是:通達所作性之勢力。如是,此正因的內涵是:通達所作性之力而於有法上成立聲是無常」。要言之,依於通達所作性的勢力,而使分別知(能量)具有聲無常(所量)的內涵。

  正因必定具足三支:

  宗法——聲是所作性。聲上通達所作性。

  同品遍——是因周遍是所立法:是「所作性」周遍是「無常」。

  異品遍——非所立法周遍非因:非「無常」周遍非「所作性」。

  必定是依於正因才能於心續中產生比度(比量),必須透由觀察正因三才能產生比度(比量)。但是,一開始無能直接於聲上觀察而了解聲是無常,必須先於粗分的譬喻上觀察,例如先於瓶上了解「瓶是所作性」「是所作性周遍是無常」,先於瓶上通達這個部分其後再轉移到細的有法上觀察,於聲有法上觀察——聲是因緣聚合而有的是所作性聲是剎那剎那改變,是無常,並且了解「是所作性周遍是無常」「非無常周遍非所作性」如是,依「通達正因三支的分別知」而相續引生「通達聲無常的比度(比量)」,彼是完全確定聲是無常的分別知。此中「通達正因三支的分別知」就是通達此三支:第一支宗法——聲是所作性;第二支同品遍——是所作性周遍是無常;第三支異品遍——非無常周遍非所作性。

  如上說明依於「事勢正因」產生事勢比量。依於正因觀察而產生「通達聲是所作性再透由「通達聲是所作性之力而於聲有法通達聲是無常——如此產生通達聲無常的認知,就是事勢比

  共稱比量的事例:由「存在於分別知之對境中」為因而通達「堪將有兔稱為月亮」的比量。

  共稱比(或稱極成比)的性相:依於所依——共稱正因」,對於「所量——聲起共稱之新且不欺誑耽著知。

  共稱比度是依於「共稱正因」而有的。「共稱正因」是具足三支的正因,因為,是「正因」周遍是「三支」,正因必定具足三支。共稱比的所量是「聲起共稱」,意謂世俗共同承許的內涵,就是堪能取名之對境。例如,月亮不是「有兔」,月亮沒有兔,但是眾人認為月亮有兔相,因此共同承許「有兔」堪能取名為月亮。

  共稱比量的事例:由「存在於分別知之對境中」的因相,而通達「堪將有兔稱為月亮」的比量。

  共稱正因(極成正因):有兔有法,堪能取名為月亮(所立法),因是於分別境上存在故(因)。

  正因必定具足三支:

  宗法——宗是因。有兔是分別知的所緣境。

  同品遍——是因周遍是所立法。 是「於分別境上存在」周遍是「堪能取名月亮」。

  異品遍——非所立法周遍非因。非「堪能取名月亮」周遍非「分別境上存在」。

  如是,依此「共稱正因」而產生通達『堪將有兔取名為月亮』之比量彼比量就是共稱比量。

  此中, 同品遍:是「分別境上存在」周遍是「堪能取名月亮」。

  如果認為不周遍,必須舉出事例並且說明理由。有說:瓶是「分別境上存在」,但不是「堪能取名月亮」,瓶之無常是「分別境上存在」,但不是「堪能取名月亮」,因為瓶、瓶之無常皆不是月亮。對此反難:若是如此,有兔也理應不能取名月亮。因此,應當能成立是「分別境上存在」周遍是「堪取名月亮」。如此類推之,異品遍——「堪取名為月亮」周遍分別境上存在」。

  以取名而言,唯是由分別知安立而已,能取(有境)、所取(對境)二方面皆無任何規定,並且,不僅第一次的取名能成立,其後的取名也能成立。又,所謂「堪能取名」,並不是法本身已有名稱而另取綽號,例如,堪能將有兔稱為月亮,就是這個內涵而已,沒有其他的意義。又,認為:有兔不堪取名為月亮,因為已經取名月亮,月亮的名稱,是兔的名。對此反難:如果最初未取名月亮之前就將彼取名為有兔,那麼就是有兔。

  如此取名並無任何過,對我們無任何傷害,例如,將杯取名為黃金,杯自法的體性並取名而成為黃金的體性,主要是說,彼法的內涵並不由取名而變成另一種他法如,中文上的名稱是「瓶」,藏文上則是「彭巴」,印度文的名稱則梵文「嘎拉夏」三種取名皆能成立。如,父母二人共同承許,或由眾人共同承許將新生的嬰兒取名為「札西」,共同承許而取名就能成立,無任何限制規定。

  比如我們共同承許從現今開始十天以內這個桌上的花取名為樹,經過十天之後再將其稱為花如此有何過?無任何過因為僅是取名而已。又,華人地區有一種尊敬的名稱,他人稱為老菩薩、小菩薩,這多人共同承許取名,對方不一定是真正的菩薩,所以,是「堪能取名菩薩」不周遍是「菩薩」。有些藏人的名字是「桑傑」,中文上是「佛」,這僅是取名桑傑,並不是意謂對方就是佛。有些藏人的名字是「吉祥」,這些人每天都吉祥?不一定。又如,過新年時不小心摔破物品,我們說「歲歲平安」,其實內心不一定平安,但是可以取名為歲歲平安。此類的名字皆是「堪能取名」而安立名稱,共同承許而取名就能成立

  再者,所謂「世俗共許」的範圍是如何?多少數量的共同承許而成立?二人以上共許就能成立。比如,所謂「諸法」是二個以上的法,無論二個法、三個法、四個法等等皆能安立為諸法。如何理解?一的性相是「非別的法」,異的性相是「別的法」,瓶、柱二法是異,瓶、柱、房三法也是異,如此類推,兩個以上之個別的法皆是異,因此,二個法以上就能安立為諸法。

  總之,「通達堪能取名的分別知就是共稱比度,其中主要是了解共稱比度的所量是「聲起共稱」(聲音所起共許的對境),所以必須了解「堪能取名」的意義——許而取名如所舉的事例,有兔取名為月亮,共同承許而取名就能成立。如同此理一般,某法堪能取名為有兔,也堪能取名為瓶等等彼等皆是一種通達的分別知——通達堪能取名」的部分,諸此類的分別知就是共稱比度。

  信許比量的事例:由「三察清淨聖言」之因而無欺誑通達「施得受用,戒生樂之教法所顯示義理」的比量。

  信許比的性相:依於所依——信許正因」對於「所量——極隱蔽法」之新且不欺誑的耽著知。

  信許比度是依「信許正因」而產生,其所量是「極隱蔽法」,就是最的隱蔽法。又,佛法有教、分,也就是教正法、證正法。其事例中所說「教法」二字,意謂教正法。

  信許比量的事例:由「三察清淨聖言」而無欺誑通達「施得受用,戒生樂之教法所顯示義理」的比量。

  本文所舉的事例,以「信許正因」而言就是——

  信許正因:「施得受用、戒生樂之教法」有法,自所詮無欺誑(所立法),因是三察清淨之教法所言故(因)。

  正因必定具足三支:

  宗法──宗是因。「施得受用,戒生樂之教法」是「三察清淨之教法所言」。

  同品遍——是因周遍是所立法。 是「三察清淨之教法所言」周遍是「自所詮無欺誑」。

  異品遍——非所立法周遍非因。非「自所詮無欺誑」周遍非「三察清淨之教法所言」。

  依此「信許正因」而產生通達施得受用、戒生樂之教法的比量彼比量就是信許比量。

  何謂「三察清淨」?對於佛教正法作三種觀察:(1)現前分的部分,其與現量所通達的事實不相違,因為現前分是現量通達。(2)隱蔽的部分,其與事勢比度、信許比度所通達的事實不相違。(3)以「承許」而言,與佛經的顯義、隱義不相違;以「詞句」而言,前、後所詮不相違。

  信許比度的所量是「極隱蔽法」,其是極的隱蔽法,如經中說「以如是因、感如是果」。本文所舉的事例是:布施感得來世的受用,受持淨戒感得來世善趣樂果(增上生果位)。總的來說,細分因果事勢比度」所能通達的,例如,此世布施某人,來世獲得受用,因為受持淨戒能暫時壓伏煩惱來世獲得善趣樂果;但是,布施感得受用、受持淨戒感得善趣樂果以及感果的時間、處所、受用量、所依身、所依身形色及大小、壽量等等,彼等極細差別之隱蔽分則是難了,唯有依於信許正因產生信許比度」才能了解。即使十地菩薩,其心續中也沒有通達佛相續中極細功德的現量唯有信許比度之通達

  又例如,毗婆沙宗主張「非染污」有四:(1)無能通達佛相續中深細的功德、(2)於諸種深細功德無能了、(3)於極遠時無能了知、(4)於極遠處無能了知。唯有依信許正因」而對彼等產生「信許比度」,即使具有神通是以事勢正因,皆不能通達彼等

  總之,唯有依於「信許正因」才能通達極隱蔽法,所以,唯有依於了解經教所說的義理才能對極細分的因果產生信心。也就是必須先學習及觀察佛法所說的義理(這是一種分別知,依此分別知之力推動而有信許比度的「所量」,再以「所量」作為所緣境而不斷串習,當對於彼「所量」產生無絲毫懷疑的決定信解,這樣的認知就是信許比度。又,必須先了解現前事勢比度各自趨入對境的情形,否則不能了解所謂的信許比度。

  是「比度」未必是「比量」。譬如,第二剎那之通達聲無常的比度(是比度),不是比量。

  如是比度未必是比量」,這──是「比量」周遍是「比度」,是「比度」不周遍是「比量」比較比度比量各自的性相,比量的性相更有「新」的條件意謂第一次新通達境,比量一定是新通達的認知,比度則不一定。第一剎那通達瓶無常的認知,彼是新通達境的認知剎那通達瓶無常的認知,則不是。又,總的來說,比度包含二分:比度、比度再決知第一剎那比度,彼是比度是比量;第二剎那比度剎那比度等等,彼等是比度但不是比量,而是比度之再決知,因為彼等不是新通達境的認知例如,第剎那通達聲無常的比度,彼是比度且是比量;第二剎那通達聲無常的比度,彼是比度,但不是比量。

  再者,中文上稱為「量」,梵文中是「巴瑪拿」(PARMANA),佛教四部宗派對於梵文「巴瑪拿」(PARMANA)有二種不同的釋義:(1)新通達境的覺知、(2)通達主要境的覺知。以第二種意而言,「量」是通達主要境的覺知,不一定是新通達對境的覺知。因此,四部宗派對於「」的主張則有不同:(1)中觀自續派以下承許第一種義,因此主張量的性相是:新、不欺誑的明了。量必定是新通達對境的覺知,所以,現量、比量是如此。(2)中觀應成派承許第二種義,主張量的性相是:通達主要境的明了。因此,自宗主張再決知是量,因為,再決知是通達主要境的認知

  比度、比量,彼二於相違、同義、三邊、四邊,有何差別?有三邊的差別:(1)是「比量」周遍是「比度」,是「比度」不周遍是「比量」。事例:第二剎那比度、第三剎那比度等等,彼等是比度但不是比量,而是再決知(比度再決知)。(2)是二者。是「比度」又是「比量」。事例:第一剎那之通達聲無常的比度、比量。(3)非二者。不是「比度」又不是「比量」。事例:現量、伺察意

由何種認知相續產生比量?

  比量之前一剎那的認知,是什麼?由何種認知相續引生比量?

有說:由伺察意引生比量?此說不合理。伺察意不是依賴正因所產生的心類,是一種自認為正確且堅固執取對境的耽著知;但是,比量是依於正因所產生的認知,因此,並不是由伺察意引生比量。也就是說,產生比量之前一剎那的認知並不是伺察意,因為,由伺察意的觀察力不能引生比量,雖然能安立伺察意是比量之前的認知,但是,伺察意不堪作為比量之前一剎那的認知。再者,又有說:由伺察意引生比度,再由比度產生比量並非如此,道理同上所說,因為,比度與比量有三邊的差別。例如,並非由「思惟聲無常的伺察意」引生「通達聲無常的比度」,再由彼比度引生「通達聲無常的比量」,不是如此。

  比量是由「通達正因三支的分別知」所引生比量前一剎那的認知是「通達正因三支的分別知」,依彼分別知產生「第一剎那比度」就是比量。簡言之,比量的直接因是:通達正因三支的分別知。

「通達正因三支的分別知」的因有現量、比度二分

由此而說,最初依量而產生比量,由比量而有現量

  例如,正因:聲有法,是無常,因是所作性故。依此正因而能產生通達聲無常的比量。此正因的第一支「宗法」是:聲是所作性。產生通達彼宗法的認知(通達聲是所作性的認知)的因,有現量、比度二分。

  (1)此中現量的部分,例如觀察「聲是所作性,因為是透由拍手的動作所產生」,透由拍手所產生的聲音是耳根現量所通達,依彼耳現量能引生通達宗法的認知(通達聲是所作性的認知)。

  (2)此中比度的部分。從「通達聲是所作性」(通達宗法的認知)是依正因所產生的角度來說,彼認知本身就是比度;但是,彼比度所依的因是「已生」並不是所作性,也就是說,依於思惟「聲有法,是所作性,因是已生」而產生「通達聲是所作性的比度」(通達宗法的認知),因為所作性的性相是「已生」。

  再者,如前所說,依於耳根現量、比度而產生「通達聲無常的比量」,其後透由不斷串習而產生「通達聲無常的瑜伽現量」,如是,先前依於現量,其後產生比量,最終產生現量,所以,心續中的認知若不是量,最終也不會成為瑜伽現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