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085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06-3《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經部宗- 境的主張 -2

  二、勝義諦

  「勝義能發揮功能的法」是勝義諦的性相。勝義諦與自相、事物、無常、所作性等是同義。「剎那性」是無常的性相。

  此處所謂「是現前認知,」意謂諸事物。(諸事物)其相於彼(現前認知)中以呈現力而存在於彼(現前認知)之執取境,故名勝義諦。

  勝義諦的性相:勝義能發揮功能的法。

  勝義諦是:現前(或現量)的顯現境、能發揮功能——有引生自果之功能。具足此二的法,就是勝義諦。

  此中,「勝」意謂現前不錯亂。「義」意謂現前所顯現的法,或是說現前的顯現境。「諦」意謂,現前是不錯亂的認知,其所顯現的法是不欺誑、真實存在,故是諦。如是,勝義諦是現前的顯現境,彼是於現前中存在的,也就是說,依於現前的認知顯現彼法,而成立彼法是勝義諦。又,勝義諦是「能發揮引生自果之功能」的法,所以,彼是從因所生的法。因此,勝義諦、無常、有為、所作性、自相、事物等是同義。

  再者,事物、無常、所作性各自的性相,於前闡述毗婆沙宗已說彼等的內涵,請自行再次參考。

  此處所謂「自相」意謂事物。事物於認知中顯現不觀待義共相,而是自法的相以呈現力顯現於量境中,或是來到量境中,故名自相。

  依此了解分別知與無分別現前等覺知的趣境之理,極為重要。

  此處本文闡釋「自相」的內涵。現前中所顯現的法,彼法的相如何存在於覺知中?也就是說,現前中所顯現的法,彼法就是此知的執取境,彼法以何種方式成為此知的執取境?彼法的相,以自己方面之力顯現於知中,而成為此知的執取境,彼法名為「自相」。

  自相的性相:非僅存於分別假立,由自方成立的法。

  如性相所說的涵義,自相是於現前認知中直接顯現而有,也就是法自身的相直接顯現於現前中——法從自己方面顯現而有,並不是由分別心安立過去。換言之,覺知趨入對境的時候,境是由自己方面直接顯現,如此存在的法,就是自相。舉出事例,瓶是自相,因為於執瓶的眼根現前中,瓶的相是從自己方面顯現於知中並不是認知依於所顯現「瓶的義共相」而趨入瓶。

  前五根現前(眼知、耳知、鼻知、舌知、身知)皆是無分別知,趨入對境的情形皆是如此——對境直接顯現於認知中,認知直接緣到對境。前五根知沒有思惟觀察的作用,猶如不會思考的愚者。又,無分別之第六意知趨入對境的情形也是如此。以譬喻來說,無分別知趨入對境的情形,相似於鏡子照物一般,不論鏡前放置任何物品,物品的相直接呈現於鏡面上,並不是透由義共相而顯現物品的相。

  再者,如文說,由了解世俗諦與勝義諦,共相與自相等等,進而了解分別知、無分別知各自趨入對境的道理,這是極為重要!例如,如果不能了解覺知趨入對境的情形,那麼就不能了解「諸法唯名言安立」的道理。所謂「名言安立而存在」,是如何安立?透由分別知安立,也就是說,透由分別知顯現義共相而通達對境,如此分別假立而存在。如《攝集攝類學諸涵義之學者喜宴善說》(攝類學)的造論者——蔣貝赤理雲丹嘉措仁波切,大師教授的方式是:透由了解共相、自相的內涵,進而了解《釋量論》中所說無分別知、分別知趨入對境的道理。總之,了解覺知如何趨入對境,這是非常重要!

共相、自相的差別

  共相是僅存於分別假立的法也就是,透由分別知顯現義共相而假立的法。世俗諦、常、無為、共相等是同義,彼等是依靠分別知假立而存在,並不是從自己方面顯現於認知中,所以必須分別知顯現義共相才能通達,也不是具有因生果作用的法例如,虛空、瓶的返體。

  自相是:非僅存於分別假立、由自方成立的法。也就是說,彼法於現前的面上從自己方面直接顯現自己的相,並不是由分別知安立而有的,不是透由分別知的義共相而顯現彼法。勝義諦、有為、無常、自相等是同義,彼等是非僅存於分別安立、由自方成立的法,具有因生果的作用。例如,瓶、柱等色法,或如心類法。

以經部宗而言,「通達補特伽羅無我」的顯現境是補特伽羅的蘊體,

並不是補特伽羅無我。由此了解自相、共相的差別。

  經部宗認為,聖根本智瑜伽現量的顯現境是有為,那麼,「通達補特伽羅無我的瑜伽現量」的顯現境是補特伽羅無我嗎?

  第一剎那之見道是「見道無間道彼智是入定根本智瑜伽現量,其所緣境是補特伽羅無我,以「通達補特伽羅無我之智」正對治見道所斷之「遍計特伽羅我執」。又,經部宗主張現前的顯現境必定是有為,是「現前的顯現境」周遍是「有為」,勝義諦、無常、有為自相是同義。但是,補特伽羅無我是無為,所以見道無間道沒有顯現補特伽羅無我?若是如此,是否有此過難——彼不是入定補特伽羅無我的聖根本智?

  見道無間道、見道解脫道皆是入定補特伽羅無我的聖根本智,但是,經部宗主張「通達補特伽羅無我的瑜伽現量」的顯現境是補特伽羅的蘊體(有為),由直接通達「我遠離的行蘊」(現前通達)而間接通達「補特伽羅無我」(以現前通達),因此無過難。

不是以「諦實成立」而決定彼法是勝義諦或世俗諦

  下二部宗主張初轉法輪宣說「諸法自相有」(或說諸法諦實成立),色乃至一切相智等諸法是自相有,彼法輪所說是了義經。又,諸法包含勝義諦與世俗諦,所以,勝義諦與世俗諦皆是諦實成立。

  如是,以經部宗的主張而言,是「諦實成立」不周遍是「勝義諦」,例如滅諦、虛空等諸常,彼等是諦實成立世俗諦;是「諦實成立」不周遍是「世俗諦」,例如瓶、柱等諸有為,彼等是諦實成立勝義諦。要言之,不是以「諦實成立」而決定彼法是勝義諦或世俗諦,所以雖然四聖是諦實成立,但是,滅諦是常、無為、共相,不是勝義諦。

 比較毗婆沙宗、經部宗各自所建立的二諦

毗婆沙宗所建立的二諦

   世俗諦的性相:某一法以物質加以破壞,或是以認知分析成各別支分,執取自法的認知就會因此捨棄。

  勝義諦的性相:某一法以物質加以破壞,或是以認知分析成各別支分,執取自法的認知不會因此捨棄。

  世俗諦必定是有為,勝義諦包含無為及有為。世俗諦的事例:瓶是世俗諦,因為瓶破滅時就會捨棄執瓶的認知。勝義諦的事例:無方分極微的色、色之無方分極微、無時分剎那的認知、虛空、擇滅無為。

 經部宗所建立的二諦 

  世俗諦的性相:非勝義具有作用的法。勝義諦的性相:勝義具有作用的法。經部宗所主張的二諦是於「勝義有」的基礎上而凡是存在的必定勝義有,若不是必定不是存在的,等同兔角。也就是,是「所知」周遍是「勝義有」,非「所知」周遍非勝義有」。

  基是所知,所知分為勝義諦與世俗諦勝義諦與自相是同義,如其性相所說:非僅存於分別假立、由自方成立的法世俗諦與共相是同義,如其性相所說:僅存於分別假立的法依於分別知顯現義共相而分別假立法,法就是共相、世俗諦

  自宗於此一根本主張的基礎上,建立修行之五道——

  現前的顯現境、勝義諦、無常、有為、自相是同義。現前中顯現的法必定是有為、無常、自相,等是勝義諦。

  分別的顯現境、世俗諦、無為、常、共相是同義。分別知中顯現的法必定是無為、常、共相,等是世俗諦。

  不論及周遍性,僅以詞句的解釋而言,世俗諦分別知面上存在的法,勝義諦現前(或現量)面上存在的法。也就是說,勝義諦現前中顯現的法,世俗諦分別知中顯現的法。此中,以「有境」而言是現前分別知的差別以「所緣境」而言是有為無為的差別,或是無常常的差別,或是自相共相的差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