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忠仁波切
關於部落格
  • 34446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5-11《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_毗婆沙宗_地道的主張-3

 

   又,聲聞的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和無學道,此五道中,證得後者(無學道)及證得阿羅漢的時間是一致。主張入道之後於五道期間依次集聚資糧,隨後現證阿羅漢果位。在證得聲聞聖道位之後,雖然仍須受生輪迴一次乃至十四次,但最多不超過十四次,此是上下諸部宗義一致承許。

  修行的五道是: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無學道此宗主張,證獲聲聞無學道、證獲聲聞阿羅漢是同時,也就是說,聲聞眾斷除煩惱障的同時就是證獲聲聞解脫獲聲聞無學道獲聲聞阿羅漢果位,或說為,獲聲聞有餘涅槃阿羅漢果位。

  聲聞種性者進聲聞資糧道之後,五道期間依次集聚福智資糧現證聲聞阿羅漢果位。首先進入資糧道,後進入加行道,後進入見道,從見道到修道乃至無學道期間,必須受生輪迴一次乃至十四次。因為,聲聞種性者於凡夫位——入資糧道之前,以及資糧道加行道期間,已造作於見道與修道期間輪迴受生的業,於彼期間輪迴受生的業過去凡夫位所造(見道以上不再新造輪迴業),因此於證獲見道之後有輪迴受生一次證獲阿羅漢果位,有輪迴受生二次三次等等,最多不超過十四次必定證獲阿羅漢果位。四部宗派共同承許此一主張。

   這部分(從包含見道以上)建立有「四向」與「四果」──預流向、預流果、一來向、一來果、不還向、不還果、阿羅漢向、阿羅漢果,以及立有「二十聖僧眾」。若欲詳細,請自行參考《現觀莊嚴論》以及相關釋論。

  獨覺種性者,所應修證的見解部份(與聲聞)是無異,但必須於百劫期間修行獨覺的福德資糧,如是雙修而現證獨覺菩提。又,諸獨覺種性者,於一百大劫期間修上品資糧道以下的資糧,之後,於同一座上現證加行道暖位至無學道。

  獨覺種性者,主要所應修證的見解是「通達補特伽羅能獨立之實質有空」或「通達四諦十六行相」,這部分與聲聞種性者是相同。但是,獨覺種性者修行的時間比較長久,除了主要所應修證見解,必須結合一百大劫期間修行「希求獨覺解脫之菩提心」所攝的福德資糧,如是雙修而現證獨覺菩提。此中現證」就量證得」的意義,以此處所說而言,意謂心續中證得斷除煩惱之滅諦或說,心續中證得斷除煩惱障之菩提。

  諸獨覺種性者於一百大劫修行期間,首先是圓滿上品資糧道以下的資糧,後,最後一生投生於無佛住世無聲聞、善知識的處所,獨自修行,於同一座上現證加行道暖位至無學道也就是,於同一座上證獲加行道暖位乃至獨覺阿羅漢果位。又,或有誤解:獨覺種性者最初修行就是不依他教授?所謂「獨覺」,主要是以其發願之最後一生不依他教而獨自現證菩提」而取名,並非最初修行就不依他教授。

以何義而名為聲聞、獨覺

  聲聞:依於佛座前聽聞大乘法,但不修行彼法,因為是小乘聲聞者(聲聞種性者),然而宣說大乘法利益大乘修行者,故名聲聞。

  獨覺:依於佛座前聽聞大乘法,但不修行彼法,因為是小乘獨覺者(獨覺種性者),然而宣說大乘法利益大乘修行者。主要是,獨覺修行者發願於最後一生依自力而證獲獨覺果位,故名獨覺

略釋:獨覺

  獨覺於未來還有最後一生,死歿以前發三願:(1)生於無佛及聲聞的處所、(2)最後一生不依他教,以自力現證菩提、(3)對於所度有情以「無聲身相」而教示佛法。其後,最後一生依此三願而現證獨覺菩提。

  獨覺證得菩提之後,主要是以無聲身相(無聲教示佛法)而救度所化,因為認為言說會影響定力。無聲身相教示佛法,就是:以身示現神通而教示所化,透由示現神通而於所化的意識上呈現所教示的佛法義理之行相。

  區分為二種的分類:(1)麟喻獨覺、(2)部行獨覺。麟喻獨覺是獨覺種性決定者。部行獨覺,大部分是由聲聞種性轉入獨覺資糧道。

  區分為三種的分類:(1)麟喻獨覺、(2)已得加行道、未得見道的部行獨覺、(3)已得加行道與見道的部行獨覺。

  以正理而言——觀待於聲聞,獨覺的煩惱較薄弱,不喜喧鬧而獨居於寧靜處所(此一差別,僅以麟喻獨覺而安立);觀待於菩薩,獨覺的悲心比較微劣,不堪廣大行利他。又,獨覺的慢心較為強烈,因此發願最後一生不依他教而獨自修行現證菩提。

  以決定名詞而言——因為是獨自覺證菩提,故名獨覺;因為猶如麟角獸獨住,故名麟喻獨覺;因為與法友助伴同行,故名為部行獨覺。麟喻獨覺愛樂獨處而獨居;部行獨覺則是與大眾共住。

  以趣道而言——獨覺必定是歷經百劫積聚資糧,於最後一生不依善知識而證獲獨覺阿羅漢果位。此中,不依善知識之階位時期差別:(1)資糧位時,於百劫有佛時作承事、積聚資糧,後續於最後一生,但依自力證獲加行道乃至獨覺阿羅漢果位。(2)加行道忍位中品以前,依於佛作承事積聚資糧,依於善知識聽聞正法等等,後續於最後一生,但依自力證獲加行道忍位上品乃至證獲獨覺阿羅漢果位。(3)見道以前,依於佛作歡喜積集資糧,依於善知識聽聞正法等等,後續於最後一生,但依自力證獲見道乃至獨覺阿羅漢果位。

  以證果而言——此中有三類:(1)麟喻獨覺——最後一生產生加行道暖位以上,乃至證獲獨覺菩提。(2)已得加行道、未得見道的部行獨覺——先前已證獲加行道,最後一生產生加行道忍位上品以上,乃至證獲獨覺菩提。(3)已得加行道與見道的部行獨覺——先前產生二種果(加行道與見道的果位),最後一生當世證獲獨覺菩提。總之,心續中產生聖道有依善知識、不依善知識的差別;但是,必定是依自力證獲獨覺阿羅漢果,若非如此,則有成為聲聞的過難。

  聲聞獨覺種性

  此處所說聲聞種性,其類別有三:法衣下劣即足的聖者種性、臥具下劣即足的聖者種性、飲食下劣即足的聖者種性。計入欣喜斷證之行的聖者種性,則有四類。

  此處所說的聲聞種性,其中是以下二部取名「聲聞」。也就是說,毗婆沙宗與經部宗所承許的種性。

  聲聞種性的分類有四:

  (1)法衣下劣即足的聖者種性。僅受用粗陋衣物,即滿足歡喜。例如,能使身體不受寒冷、炎熱就覺滿足歡喜。

  由於每一發展的程度不同,各地的飲食資具也不同。比如,印度地區的一般衣著是非常簡單,甚至簡陋破爛也沒有關係,因為當地的環境是如此某些國家則不能如此,社會上的工作、各種生活互動等等比較需要注重衣著,但是自己的內心不可太執著,應當思惟——這是為了生活與工作,基本上足夠使用就可以。

  (2)臥具下劣即足的聖者種性。受用粗陋的居住處所、、器具即滿足歡喜。例如,居住於樹下、墳墓等。

  (3)飲食下劣即足的聖者種性。受用粗陋飲食,即滿足歡喜。

  飲食必須對身體有益且適量,不可過少或過多。反之,酗酒、吸毒等等則是無益,不僅不能養護身體,甚至傷害自己的身心與家庭,連同親友也因此遭遇障礙。總之,飲食方面必須有益身體,並且不可太執實、太貪著。

  (4)欣喜斷證之行的聖者種性。

  此中,「」意謂所斷的部分」意謂對治的部分,所以,此處所說的「斷證」就是修行上的所斷對治。換言之,此中的「斷」是滅諦的角度「證」是以道諦的角度而安立。如是,此一聖者種性,主要是從修行上的「證得——滅諦」與「能正對治——道諦」而建立粗分而言,是正對治斷除身語的不如理行為,細分來說,則是應當正對治煩惱、不如理的動機。

  前三類,依「貪愛我所之事物的對治」而開顯「暫行遮止之修道理」。最後一類,以「貪愛我和我所事物之對治」而開顯「斷修正行之永斷理」。

  前三類聖者種性是依「對治貪愛我和我所事」而開顯暫行遮止修道之理,也就是,彼是暫行遮止且是修道之理。遮止意謂暫時壓伏,「修道之理」意謂暫時壓伏之後仍需修習對治,不是正對治道。這就是「少欲喜足」的道理,緣衣服等法引生少欲知足心,能暫時壓伏彼三法的貪,能暫時壓伏緣彼三法的執實心。

  最後一類聖者種性是以「對治貪愛我和我所事物」而開顯「斷修正行的永斷之理」。此中,因為是正對治補特伽羅我執,故是斷修正行;又,既是正對治補特伽羅我執,必定也是正對治由彼見所引生的貪等煩惱,故是「對治貪愛我和我所事物」;又,此正對治並不是暫時對治壓伏,故是「永斷之理」。「永斷」意謂,透由修習正對治道,使補特伽羅我執現行的機會越來越少,最終遠離而畢竟不現行就是永斷。

  此中所謂「我所」僅是取名之分,並不是真正的我所——薩迦耶見我所執的所緣境。為何將衣物等三法取「我所」之名?其中因由——因為此等三法是補特伽羅的受用,例如我的衣物;又,由於「補特伽羅獨立實質有之我執」的推動,於是將此等三法認取為「補特伽羅獨立實質有我的受用」,例如,衣物是補特伽羅獨立實質有我的受用;又,生活上極容易產生彼等顛倒分別。由於此等緣故,將衣物等三法取名「我所事物」,所以,主要是闡明,緣衣物等三法而有的「補特伽羅獨立實質有之我執」,例如,緣於衣物而有補特伽羅獨立實質有之我執,從這個角度將衣物等三法取「我所事物」之名,然而並不是真正的「薩迦耶見我所執的所緣境——我所」。因為,若是「薩迦耶見的所緣境」則必定是「自補特伽羅相續的法」,又,若是「薩迦耶見我所執的所緣境」則必定是「自補特伽羅相續的我所」,例如,我所手、我所腳等等。

  如上所說,由於補特伽羅我執的推動,緣衣物等三法非理作意而引生貪,所以,彼三法就是我所貪的所緣境。先緣於衣服、住處、飲食而執為「補特伽羅有我的受用」,再將其增益為非常殊妙——非常好的衣服、非常好的住處、非常美味的食物,由非理作意之增益而引生貪,所以,貪的根本因是「補特伽羅我執」,因此,所應斷就是補特伽羅我執。那麼,如何能斷除彼顛倒執?必須破除彼顛倒知的執取境「補特伽羅獨立實質有我」而證得「通達補特伽羅無我之道」——這就是第四類聖者種性中所說的「斷」與「證」,「斷」是必須斷除補特伽羅我執,「證」是必須產生通達補特伽羅無我之道。所以,第四類聖者種性就是:欣喜精勤於斷除「補特伽羅我執」與證獲「補特伽羅無我之道」。

  此四者被稱為「聖者種性」的理由,因為是,彼等依於修持而出生聖眾的緣故。《俱舍釋》中說:「何故名聖者種性,由彼出生諸聖者,故云聖者四種性。」《俱舍論》中亦說:「由彼無貪聖者種,由三顯理由後者,於貪我及我所執,暫止息及究竟斷。」有關種性的主張,毗婆沙宗及經部宗的見解是一致。

  下二部不承許大乘,因此僅建立「聖者種性」,詞句上為「解脫種性」。為何彼種種性稱為聖者種性?因為,依於彼等而精勤修行,將來能證得見道以上果位,也就是說,證獲出世間的諸種果位。簡言之,因為彼等依於串習而能出生聖眾,故稱為聖者種性如是,以下二部的宗見而言,「種性」就是:某種因,依其精勤修行能證獲聖道,成辦聖者果位。如世親菩薩所造《俱舍論釋》:「何故名聖者種性?由彼出生諸聖者,故云聖者四種性

  修行者一定有修行的目的,為了獲得所希求的目的,就必須依止某法而不斷串,如是,從內涵來說,「種性」就是修行所緣目的。要言之就是依止種性而修習將來能獲得希求的果位。如以前三類聖者種性而言,就是在心續中串習少欲喜足的心,依於串習彼心將來能獲得聖者的果位、解脫的果位,因此稱為種性。

  再者,所謂「聖者種性」並不是聖者本身,是從因的角度而言,由於有聖者種性而能證得聖者果,如同因為有佛種性而能證得佛果。由此可知聖者種性不一定是聖者心續中的種性,聲聞資糧道補特伽羅心續中的聖者種性,是凡夫聖者種性。聖者心續中沒有種性、佛種性。

  《俱舍論》根本頌中說:「由彼無貪聖者種,由三顯理由後者,於貪我及我所執,暫止息及究竟斷」此中「無貪聖者種」意謂,本文所說前三類聖者種性「由三顯理」意謂,由此三類開顯暫時對治貪欲「由後者」意謂,由第四類聖者種性。「暫止息」意謂,透過暫時對治之道令貪的勢力逐漸薄弱以修少欲喜足暫時壓伏緣於衣食、住處而有的貪煩惱。「究竟斷」意謂,以通達補特伽羅無我之智正對治根本斷除我執、我所執,以及由彼所引生的貪等煩惱。主要是說,以對治的方式而言,前三是暫時對治——對治執取三種所緣的貪著,並且間接對治我執我所執;最後一是究竟對治——透由修道諦而根本斷除我執我所執,因此也斷除前說三種貪。

內道佛教四部宗義所主張的種性

毗婆沙宗、經部宗所主張的種性

  毗婆沙宗與經部宗主張「種性」就是「聖種」,其分類有四種,也就是四種聖者種性。「種性壓伏或斷除我執我所執而立,故是有為。

  聖種:某種因,其是能生自果又是無貪的體性。

  分類有三:聲聞種性、獨覺種性、菩薩種性。

  建立有「四聖種」:法衣粗陋下劣即足聖種臥具粗陋下劣即足聖種飲食粗陋下劣即足聖種欣喜斷修的聖種。

  前三類,依「對治貪愛我所事物」而開顯「暫行遮止的修道之理」。後一類以「對治貪愛我、我所之事物」而開顯「斷修正行的永斷之理」。如《俱舍論》說:「由彼無貪聖者種,由三顯理由後者,於貪我及我所執,暫止息及究竟斷」種性又稱為「聖種」,理由是:彼等依於修習而能出生聖眾。如《俱舍論釋》說:「故名為聖種性?由彼能生諸聖者,故名聖者四種性」從因的角度而安立聖種,因為由聖種能生自果之聖,換言之,由種性種性自果之聖眾。

唯識宗所主張的種性

  唯識宗主張種性是「無漏智種子」,是有為。

  為何將種性取名為無漏智種子?因為,無漏智種子被各自之聞等所潤發,使各乘趣入各自之道,並且依彼種子能於將來證獲無漏智。

  無漏智種子的三種特質:無始以來而有;法爾所得,非新生獲得;具足六處。

  聲聞種性:具有堪能成辦聲聞阿羅漢之力的有為。

  獨覺種性:具有堪能成辦獨覺阿羅漢之力的有為。

  大乘種性:具有堪能成辦佛身之力的有為。

  種性的分類有二:自性住種性、習所成種性。

  自性住種性:無漏智種子不為聞等(能趨向入道之特殊聞等串習)所輾轉增上之種性。自性住種性也就是「佛種性」,彼是屬於未入道者的種性。未入道的眾生皆有自性住種性,彼等眾生心續中的「自性住種性之續流」是存在的。

  習所成種性:無漏智種子透由聞等(能趨向入道之特殊聞等串習)而輾轉增上之種性。屬於已入道者之種性。

  如《菩薩地》說:「諸菩薩種性,略攝有二種,即自性住種性及習所成種性。自性住種性者,謂諸菩薩任六處差別,從無始由一而一輾轉傳來,由法性所得。習所成種性者,謂由前串習善根所得

隨理行唯識宗所主張的種性

  種性:於六處差別上的無漏智種子。

  自性住種性:六處上的無漏智種子。六處上的無漏智種子,若遇緣堪能生起三乘隨一的證悟之力。

  習所成種性:六處上的無漏智種子,透由聞(能趨向入道之特殊聽聞)等潤發而成差別之種性。也就是「隨增性種性」。

隨教行唯識宗所主張的種性

  種性:阿賴耶識上的無漏智種子。

  自性住種性:阿賴耶識上的無漏智種子,未被聞(能趨向入道之特殊聽聞)等潤發之種性。

  習所成種性:阿賴耶識上的無漏智種子,透由聞(能趨向入道之特殊聽聞)等潤發而成差別之種性。也就是「隨增性種性」。

中觀宗所主張的種性

  種性:某一法,依彼法而修能證獲聖果功德。

  種性的體性:安立為「轉依」或「轉變為自性身」或「轉變為有為之佛身」隨一之眾生的種性。

  種性的分類有二:自性住種性、隨增性種性。

  自性住種性:空性、如來藏。

  以自續派而言,彼是無諦實成立之空性,並不是無自性成立之空性。

  以應成派而言,彼是無諦實成立之空性、無自相有之空性、無自性有之空性。

  隨增性種性:無漏智種子。

  狹義來說,自性住種性是空性,事例:十三正行上的空性。廣義而言,自性住種性是眾生第六意識上的空性,或可說為「如來藏」。一切眾生有第六意識,第六意識上的空性是有的,這就是「眾生皆有佛性」的意義。要言之,自性住種性是空性,故是常、無為。隨增性種性是善法的部分,故是無常、有為。例如,以大乘菩薩心續中的道而言,「彼道」就是隨增性種性,「彼道之空性」就是自性住種性。

  從修行的角度來說,依於自性住種性(如第六意識上的空性)不斷串習而產生通達空性之智,透由不斷串習通達空性之智最終能成辦佛法身。例如,從資糧道進入加行道,心續中的種性也隨修行而增長,其後進入見道斷除見道所斷品,心續中的種性又隨修行而增長,其後進入修道斷除修道所斷品,心續中的二種種性最終成就佛法身。如《寶性論》說:「依二種種性,許得佛三身,由初而初身,由後而後二。」三乘有學眾皆有彼二種種性,由彼等成就佛法身。佛法身有無為、有為二分。以自性住種性轉依成就自性身,自性身又可分為:自性清淨法身、離垢清淨法身——這是無為的部分。以隨增性種性轉依成就報身、化身,若以四身而言則是計入智法身——這是有為的部分。

  唯識宗主張:未入道者心續中有自性住種性,入道者則無。

  中觀宗主張:未入道者、入道者的心續中皆有自性住種性。

  唯識宗與中觀宗共許入道者心續中有隨增性種性。

大慈、大悲、菩提心,僅是取名的隨增性種性

  菩提心等心類,其上的空性是自性住種性。未成佛之前,菩提心等心類不能緣到各自上的空性。例如,菩提心不能緣到菩提心上的空性,因為,菩提心是欲求心所相應的心王,並不是通達空性之智;但是,僅以取名的角度,菩提心堪能安立為隨增性種性。

《現觀莊嚴論》之釋論中所說——種性覺醒的徵相

  聲聞種性覺醒:聲聞種性者,未入道前了解「補特伽羅無我」且生大歡喜,彼是聲聞種性覺醒的徵相。

  獨覺種性覺醒:獨覺種性者,未入道前了解「所取、能取異體空之空性」且生大歡喜,彼是獨覺種性覺醒的徵相。

  大乘種性覺醒:菩薩種性者,未入道前生起「緣念眾生之大悲」等,彼是大乘種性覺醒的徵相。

  未入大乘資糧道的修行者心續中已生大悲、未生菩提心,此類修行者心續中的種性是「大乘種性醒覺」,因為是透由聞等產生大悲之力而醒覺大乘種性,但不是大乘種性,因為未獲得大乘道。已入大乘資糧道行者心續中的種性,就是大乘種性。

  某一補特伽羅心續中有強烈的「欲求聲聞解脫果位之心」,因為有此欲求心的緣故,彼補特伽羅是具有「聲聞種性」,故是「聲聞種性者」。

  某一補特伽羅心續中有強烈的「欲求無上佛果之心」,或是,聽聞慈悲、菩提心等教授有深刻感動、流淚、汗毛直豎等徵相,彼補特伽羅是具有「菩薩種性」,故是「菩薩種性者」。

醒覺種性決定

  以聲聞種性而言,心續中有強烈的希求解脫心,並且精勤於串習輪迴苦,當產生無造作任運出離心之時就是「醒覺聲聞種性決定」;未產生無造作出離心的期間就是「未醒覺聲聞種性決定」。獨覺種性,以此類推。以菩薩種性而言,心續中有強烈的悲(欲救一切眾生離苦之大悲)並且精勤串習輪迴苦,當心續中產生無造作之任運大悲就是「醒覺大乘種性決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