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忠仁波切
關於部落格
  • 34446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5-9《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_毗婆沙宗_地道的主張 -1

  七、地道的主張

  分為闡述:所斷的建立、地道的建立。

「障礙」與「所斷」的差別

  一般人將各種外在的不順利稱為障礙,但以佛教的修行來說,障礙是內在並不是於外在,因為,根本上主要由內在的障礙而有外在的障礙例如,有些人很容易生氣,聽到不喜歡的言說立刻生氣,當下的心、觀察智慧力完全被瞋壓伏控制,無論見任何外在事物,想任何的事情都認為不好、不滿意。由此可知,主要是自心不寂靜的緣故,所以顯現不悅意相。相的,自心是寂靜,無論見任何外在皆是顯現悅意相,身處任何皆能舒適悅意例如,以佛而言,外在的障礙是存在的,因為外在的障礙、內在的障礙確實不同,但是佛已究竟斷除所有內在障礙,因此,無論對於任何外在皆是內心寂靜。

   總之,自心若是能寂靜,又何須希求淨土,無論身處任何處所,皆是殊勝清淨且悅意,受用任何衣物飲食,皆是悅意觸與佳餚,因為自心寂靜的緣故。自心若是不寂靜,雖坐臥黃金高廣大床,享用無量寶衣與妙食,心仍是不悅意不安樂自心若是能寂靜,即使睡臥土地受用粗食,卻是悅意舒適又安樂寂靜不由外在決定故!

  那麼,所斷障礙,彼二是否有差別?有說:所斷就是障礙。若是如此,例如,無常是剎那性,剎那性是無常,為何各別安立無常剎那性?一般認為所斷就是障礙,雖然這也沒有錯誤,但是為何各別安立為障礙、所斷?這是應該思考的問題。所斷與障礙有差別,障礙比較廣大。障礙可分為:外在的障礙、內在的障礙。例如,導致不能學習佛法的事項、環境條件上的障礙、生病、心情不好等等,雖然這是學習佛法上的障礙,但不是所斷。所謂「所斷」就希求解脫者相續中證獲功德之障礙所斷是內在障礙的部分內道修行者主要對治內在的障礙,一旦完全解決內在的障礙心就能全然寂靜,因為心寂靜的緣故,論遭遇任何都是無障礙。總的來說,修行地道上主要是斷除自相續的障礙——煩惱障、非煩惱障。

  一、所斷的建立

  所應斷之障,分為染污障及非染污障。

   毗婆沙宗與經部宗皆是主張所應斷的障礙分為:染污障、非染污障。此中「染污」意謂煩惱。所以,染污障就是煩惱障非染污障就是非煩惱障。婆沙經部二宗,不如同上部宗派主張所應斷的障礙分為煩惱障、所知障。

  阿羅漢心續中沒有染污障,但是有非染污障,因為阿羅漢未斷除非染污障。非染污障是誰所應斷除的障礙?佛聖者已斷除非染污障,再推之菩薩則是未斷除而應斷除,所以,非染污障是菩薩所應斷除的障礙,因為證得佛果位的障礙是非染污障。,毗婆沙宗與經部宗不承許大乘,所以不承許大乘菩薩,僅是安立為菩薩。下二部宗地道上的建立是——聲聞道、獨覺道菩薩道並不是小乘道大乘道

  前者能障礙證獲解脫。事例:執補特伽羅是能獨立之實質有的分別,以及由此所引生的貪瞋癡等根本煩惱、隨煩惱和彼等的種子。

  染污障(煩惱障)是:主要障礙證得解脫之障。或說為:證得解脫的主要障礙。

  染污障的事例:執補特伽羅是獨立之實質有的顛倒知,以及,由顛倒知所引生的貪瞋癡等根本煩惱、隨煩惱和彼等種子。

  煩惱障分為二:遍計煩惱障、俱生煩惱障。

  (1)遍計煩惱障是見道所斷品,因為其是於見道位而能斷除。見道之「見道無間道」是正對治遍計煩惱障「見道解脫道」則是已遍計煩惱障證獲滅諦一分。從「見道所斷品」以上是開始證獲滅諦一分,也就是開始證獲真正的法寶。2)俱生煩惱障是修道所斷品,因為其是於修道位而能斷除。修道之「修道無間道」是正對治俱生煩惱障,「修道解脫道」則是已斷離俱生煩惱障證獲阿羅漢果位。再者,從所應斷的煩惱方面而言則:屬於遍計煩惱障的煩惱及煩惱種子、習氣,以及,屬於俱生煩惱障的煩惱及煩惱種子、習氣。

區分染污、染污障的差別;也就是區分煩惱、煩惱障的差別

  煩惱的定義:令心相續極不寂靜之作用的認知。《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說:「若有法生,即便生起極不靜相,由彼生故,令心相續極不靜起,是煩惱相

  煩惱障的定義:主要障礙證得解脫之障。

  所知障的定義:主要障礙證獲一切智之障。

  煩惱煩惱障,彼二有三邊際差別:(1)是「煩惱」周遍是「煩惱障」,是「煩惱障」不周遍是「煩惱」:煩惱的習氣或種子、補特伽羅我執的習氣或種子,彼等是煩惱障,不是煩惱。(2)二者是「煩惱」是「煩惱障」。事補特伽羅我執貪瞋癡。(3)二者不是「煩惱」不是「煩惱障」。事:非染污障、瓶、柱等。

貪是煩惱,也是煩惱障;貪的習氣種子則是煩惱障,但不是煩惱補特伽羅我執是煩惱,也是煩惱障;補特伽羅我執的習氣或種子則是煩惱障,但不是煩惱。為何等是煩惱障?因為,等是主要能障礙證獲解脫。為何彼等習氣或種子不是煩惱?因為,習氣是不相應行不是心類法。也就是說,是「煩惱」周遍「心類法」,是「煩惱障」不周遍心類法」,例如,貪瞋等煩惱,彼等是心類,也是煩惱障;但是,貪瞋煩惱的種子習氣,彼等是煩惱障,但不是煩惱、不是心類。

  何謂習氣、種子?譬如,在罐中蒜頭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將其取出,雖然已從罐中取出蒜頭,但是罐中仍然留有蒜頭的味道,以蒜頭譬喻煩惱,以蒜頭的味道譬喻煩惱的習氣或種子雖然心續中沒有現煩惱,但是心續中有煩惱的習氣種子心續中煩惱沒有現之時,我們認為自心是寂靜,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心續中還有煩惱的習氣種子,一旦遇緣潤發隨即就現行煩惱。例如,心續中現貪煩惱之時,透由修慈悲、菩提心觀察空性的勢力,壓伏貪煩惱乃至暫時不現這就是貪煩惱隨眠成貪的習氣,其後遇到對境且因緣具足主要對境、貪的習氣、非理作意而於心續中又再現行貪煩惱。

種子與習氣的差別

  何謂種子、習氣?某一覺知隨眠即轉為種子或習氣。

  毗婆沙宗沒有直接闡釋種子、習氣的部分,但是如《俱舍》相關釋論中所說,有一類阿羅漢未斷除補特伽羅我執的習氣退失果位至預流果時,由補特伽羅我執習氣醒覺之力於心續中煩惱。由此推論,與經部宗以上所闡釋的義理應該是相差不多。

  經部宗以上所闡釋的義理——

  所謂「種子」就是:堪能遇緣潤發而顯現為覺知體性的習氣。能於未來遇緣潤發又再顯現為覺知的習氣,是習氣又是種子。例如,通達補特伽羅無我之時,前心續中現行的補特伽羅我執即隨眠成為「補特伽羅我執種子」,當種子遇緣潤發而現行補特伽羅我執之時,就是補特伽羅我執習氣顯現為覺知的體性。從這個角度來說,隨眠時位的補特伽羅我執習氣,也就是補特伽羅我執種子。

  所謂「習氣」就是:不堪遇緣潤發而顯現為覺知體性的習氣。未來遇緣不再顯現為覺知的習氣,僅是習氣不是種子。例如,八地以上菩薩心續中不再現補特伽羅我執,但其心續中有補特伽羅我執習氣,習氣不是補特伽羅我執種子。

  總之,某一習氣具有未來能再顯現為覺知的體性,習氣也是種子;某一習氣未來不再顯現為覺知的體性,僅是習氣。

  後者,能障礙證獲遍智。事例:四種非染污的闇蔽。

  此四種闇蔽,依次是:佛之法尸羅藏無邊際而不了知;境遇遙隔難知而不了知;時間遠隔難知而不了知;以及,法義類別廣泛無邊而不了知。

  此四種闇蔽中,初者,如佛經中世尊對舍利弗尊者云「汝了知如來之尸羅藏等法否?」答云「不知」。此就是,不了知佛相續中深細精微之尸羅藏的闇蔽。二者,如目犍連尊者不知其母投生於具光天。三者,如舍利弗尊者不知勝生長者已於往昔生起順解脫分之善根。四者,對於「界」與「眾生之生處」等法類別之難以了知的不了知。譬如,不知什麼是色彩繽紛的孔雀翎眼之不共因。羅侯羅尊者云「雖唯孔雀一翎眼,其因所有諸相,非遍智當難了知,知彼者唯遍智力。」

  非染污障(非煩惱障)是:主要能障礙證得佛之遍智。或說為:證得遍智的主要障礙。以宗的主張而言,遍智又稱為「盡無生智」。

  非染污障的事:四種非染污的闇蔽。

  所謂「闇蔽」於義(境)不了知因為闇蔽的緣故,無能明見真實,如於暗室中不能明見其中事物。再者,闇蔽也有障礙遮擋證獲功德的內義,從這個角度來說煩惱是闇蔽,因為煩惱是證解脫的障礙,但是,蔽不一定是煩惱,四種非染污的一。總之,因為心續中有闇蔽的緣故,所以無能證獲功德

  此處本文是闡述四種非染污的,為何彼四種闇蔽之障是「非煩惱障」?首先說,彼四種闇蔽就是四種對於境了知的闇蔽,何故了知,就是因為心續中有闇蔽,這一類的闇蔽障礙是非煩惱障,並不是煩惱。再說,彼四不是煩惱,因為,煩惱一定是心類法,非煩惱障則是一種習氣不相應行。又,彼四不是煩惱障,因為,唯佛沒有非染污的闇蔽障礙,阿羅漢則是,但是,阿羅漢已斷除煩惱的補特伽羅,所以,彼四種障礙不是煩惱障。由上說而能了解,彼四種闇蔽障礙是「非煩惱障」。

  四種闇蔽之中第一種闇蔽於「法體性」不了知;種闇蔽於「極遙遠境」不了知;第三種闇蔽於「極久遠時」的不了知;種闇蔽於「深細因果」的不了知。

  四種闇蔽以及各自的

  (一)佛之法尸羅藏無邊際而不了知。所謂「尸羅藏」就是戒體功德。此處是以「佛戒體無邊功德」作為事例,但凡是不了知佛的無邊深細功德,就是一種非染污的闇蔽。

  (二)境遇遙隔難知而不了知。因為境界極遙遠,所以不能了知。例目犍連尊者不知其母投生於具光天。

  (三)時間遠隔難知而不了知。因為時間極久遠,所以不能了知例如,舍利弗尊者不知勝生長者於極久遠前已生「順解脫分之善根」。

  善根:(1)順福分善根——來世獲得人、天善趣的福業。(2)順解脫分善根——資糧道所攝的善。(3)順決擇分善根——加行道所攝的善。(4)串習無漏善根——見道以上所攝的善。

  以修行的五道而言,修道主要能成辦解脫的果位,修道的直接因是見道見道的直接因是加行道加行道的直接因是資糧道,如是,資糧道是能成辦解脫之分,故將其名為「順解脫分」。因此,「順解脫分善根就是:未來能成辦解脫之資糧位所攝的善。

  又,當時的勝生長者已經八十多歲,因為世間生活不順遂,前往釋迦摩尼佛的僧伽處尋求出家為僧,舍利弗尊者以神通觀察勝生長者並無出家受戒的善根,故而拒絕,勝生長者悲泣不已。之後,釋迦摩尼佛觀察到勝生長者具足順解脫分之善根,這一世出家為僧證獲阿羅漢果位,因此應許。舍利弗尊者請問其中因緣?佛答:過去極久遠,勝生長者是牛糞上的一隻蟲,牛糞隨水漂流而繞佛塔一周,糞上的蟲也隨之繞佛塔一周,如是種下善根。

  (四)法義類別廣泛無邊而不了知。法的內涵類別極廣大無邊,不能全然了知。眾生之生處等等,彼等法的內涵及類別極難了知,而不了知。比不了知孔雀翅膀上翎眼之不同顏色的不共因。羅侯羅尊者(釋迦摩尼佛之子)說:「雖唯孔雀一翎眼,其因所有諸相,非遍智當難了知,知彼者唯遍智力」孔雀翅膀上的翎眼有多種不同的顏色,彼等皆是聚合眾多因緣而有,每一個翎眼上不同顏色的不共因,唯有佛遍智能了知。

  有很多種以「界」而安立的分類,如眼界、法界、三界、六界、十八界等等,但此處本文中所說的「界」,主要意謂眾生的根器、種性、勝解等。所以,本文所舉的事例,還有包括其他,例如不了知眾生的種性、習氣、心的續流等等,彼等皆屬於這一類的非染污闇蔽。每一眾生續中有諸種心類煩惱、行為等等,各自的深細因果唯佛能全然究竟了知阿羅漢無能完全了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