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忠仁波切
關於部落格
  • 34446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破除虛空自相成立,不是虛空之空性;無為上不堪能建立「二取異質空之空性」

摘錄自__倉忠仁波切教授__《佛教四部宗義.見解明釋集》之唯識宗

 

  如《解深密經》第四品「一切法相品」中說:「謂諸法相,略有三種。何等為三?一者遍計所執相,二者依他起相,三者圓成實相。」如彼經中所說,色乃至一切相智各法皆有三性:遍計所執、依他起、圓成實。凡是存在的,諸法皆有自之三性。但是,如以虛空之「圓成實」而言,於虛空上無堪能建立破除外境有的部分,也就是說,無能於虛空上建立「能取所取異質空之空性」,因為,外境有是以色而言,虛空則是無為。那麼,如何建立虛空之圓成實?虛空之空性是如何?虛空上的「空性所破分」是什麼?虛空之空性是:「安立虛空的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空。這就是虛空的圓成實。所以,虛空上有三性。又,反推論之,如果「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空」不含攝無為之空性,則無能建立無為之空性,那麼,《解深密經》中說諸法皆各有三性,如何成立?總之,若能了解唯識宗所主張的三種空性,就能了解諸法各自之空性,也能了解諸法各自之三性的建立。

 

  為何無堪能成立:虛空與執虛空之量是異質?無為上不堪能建立「二取空之空性」,理由為何?

 

  經部宗主張虛空是共相,共相的性相是:僅存於分別假立的法。唯識宗主張虛空是遍計所執,遍計所執是唯名言安立,所以,虛空是唯名言假立而有,並不是自相有。如是推論,彼二宗皆無能建立「虛空自相成立空之空性」。再推論之,經部宗能了解虛空不是質法,所以也能了解「虛空與執虛空之量不是異質」,因此無能於無為上建立「能取所取異質空之空性」。以唯識宗而言,「二取異質空之空性」不含遍無為,因為,於無為上不堪能建立「能取與所取是異質」,因此,也無能建立無為之「二取異質空之空性」,例如,不堪能建立「虛空與執虛空的量異質空」之空性。

 

  「通達虛空無自相成立」是有的,但彼不是通達虛空之空性,因為,唯識宗主張,每一種空性的施設處是依他起。

 

  唯識宗主張每一種空性的施設處是「依他起」的部分,這是唯識宗的不共見解。「能取所取異質空之空性」(二取空)是於「色」、與「執色之量」二法上建立;「趨入虛空的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空」是於「趨入虛空之量」與「趨入虛空的量所趨入之趨入處」二法上建立。所以,通達虛空之空性,一定是通達虛空上依他起之空性。

  由此再說,雖然「執虛空自相成立的顛倒知」是有的,但是,彼顛倒知的所緣境並沒有依他起的部分,所以,以破除虛空自相成立而言,其僅是破除虛空自相成立而已,並不是於任何依他起上破除「空性所破分」,也就是說,「執虛空自相成立的顛倒知」並沒有執取「空性所破分」,因此,彼顛倒知不是法我執。雖然破除彼顛倒知的執取境、趨入境——虛空自相成立(性相永斷的遍計所執),此中有破除一分所破「虛空自相成立」,但是,此分所破,並不是空性所破分,因此,破除「虛空自相成立」所通達的並不是虛空之空性。所謂「空性所破分」,例如,瓶與執瓶之量異質、安立色的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安立虛空的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

   以唯識宗的主張,如何建立無為上的「空性所破分」?如《解深密經》中說,以「分別知趨入的方式」而建立無為上的空性所破分。例如「安立虛空的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彼是虛空上的空性所破分,空彼,就是虛空上的空性。所以,破除「安立虛空的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就是通達虛空之空性,並不是破除虛空、安立虛空的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也就是說,彼二皆不是空性所破分。

  總之,以「空性所破分」而言,無為上的空性所破唯是「名言所趨入之趨入處自相成立」,主要是破除「彼趨入處(施設基)自己是自相成立」;無為上的空性所破並沒有「能取所取異質」的部分,因為虛空不是質。一切無為上的空性所破分,皆是以此理類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